祝哥哥生日快乐的祝福语,祝哥哥生日快乐的祝福语八字

祝哥哥生日快乐的祝福语,祝哥哥生日快乐的祝福语八字

对于陆辰也在帕美斯学院上学一事,自解钰轩告诉了解雨泽他们四人后,就让解家五兄弟生生膈应了许久,直到发现小糯儿对陆辰真的是当哥哥来看待的,才渐渐调整了心态。

也是,他们小糯儿才三岁呢!不瞎操心……不瞎操心……

可是,小糯儿实在太喜欢、太黏那个陆辰了!他们真的很担心啊!尤其是眼睁睁地看着小糯儿天天放学了要去小学部和陆辰玩好再回家,对他们都冷落了许多,他们就更加担心和吃醋了啊!

解家别墅内弥漫的醋意,整整三天才淡化褪去。

毕竟,三天后就是解雨泽28岁的生日了,解家上上下下都投入到了解雨泽生日宴的筹备中去,而且,小糯儿在知道这件事后,就一直在准备给解雨泽的生日礼物,不常念叨着去找她的“星星哥哥”玩了。

小糯儿在幼儿部学了舞蹈,便想着在解雨泽的生日宴上跳给解雨泽看,而在此之前,她不想让解雨泽提前看见,解修杰便抓住了机会毛遂自荐,让小糯儿在他三楼的音乐室里练习。

解家三楼是几个解家兄弟在解家能够单独处理正事的地方,像解雨泽、解旭尧、解睿渊的书房、解越彬的小型实验室、解修杰的音乐室和解钰轩的器材室都在三楼。

六个房间,每个房间都按照各自主人的风格而不一,像自五岁便被戏曲大家收为关门弟子,又于十五岁考入戏剧学院全面发展的解修杰的音乐室,打开门,就是扑面而来的戏曲风格,而一面墙就被单独做成了整面的镜子,以方便练习戏曲或舞蹈。

为了更好地练习,小糯儿换上了帕美斯学院幼儿部的舞蹈服,解修杰坐在一旁的红木沙发上,给小糯儿放音乐的同时又拍起了视频。

幼儿部老师教的是古典舞《山鬼》,动作比较简单,适合幼儿部的孩子来跳。

小糯儿还未跳时,解修杰觉得小糯儿应该跳《三只小熊》那样可爱的舞蹈,但音乐响起,小糯儿全神贯注开始跳后,解修杰突然意识到了小糯儿的天赋。

《山鬼》一舞是幼儿部老师这两天刚教的,还没教完,小糯儿自己看视频就给顺了下来,虽然有些动作不标准,但大多动作都得了要领,而且感情投入,好像已经融入了舞蹈里。

解修杰大为震撼,立即发了个微博,当然,顾忌着小糯儿,特地屏蔽了解家的其他兄弟。

“我妹妹的第一支古典舞《山鬼》,半自学,是她精心准备给我大哥做生日礼物的。真是棒棒哒!注:拜托广大网友,千万别让我解家其他兄弟发现了[拜托][拜托]![视频]”

五分钟后,解修杰微博下很快就盖起了高楼,这次除了一众“独角兽”外,还吸引了一众舞蹈家的注意。

解五哥哥yyds:哥哥跟咱妹妹待久了,说话都萌萌哒了诶!咱妹妹真棒!才三岁就把古典舞跳得这么好了!

五哥圈外女友:哈哈哈哈哈哈……妹妹准备给解大哥的生日礼物,五哥偷偷拍出来上传,还不让其他兄弟知道!我们尽力!各自媒体别捣乱啊!

小糯儿她五姐:半自学?!团子厉害!姐姐好爱!(终于又见到哥哥的音乐室了……惊喜.jpg)

五哥手中扇:看着糯米团子跳舞,我又想起了五哥诱我入坑的舞蹈了……果然是亲兄妹!

首都戏剧学院——卓婉:小团子跳得不错哦!小杰有兴趣把小团子带回学校让老师看看吗?

古典舞——凌霜:小糯儿第一次跳古典舞,半自学就能跳这么好啦!小杰,你有兴趣让小糯儿做你的师妹吗?

首席——吕绛:老大,我又有点想法了!

……

修葺一新的陆家别墅中,陆辰坐在自己书房的椅子上,看着解修杰发的微博,把小糯儿跳舞的视频看了一遍又一遍,灵光一闪,唤来了陆恩铭。

“铭叔,建个服装工作室,复原汉服的同时设计新的汉服。”

陆恩铭应下,又在办事前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小小姐最近喜欢上汉服了?”

陆辰看着视频里穿着幼儿部舞蹈服努力跳舞地小糯儿,笑着,眼眸中漾着温柔。

“她以后肯定会喜欢的。”

看着陆辰这些日子为小糯儿所做的一切,陆恩铭终是不禁叹道一句:“少爷,您对小小姐,真是太好了!”

闻言,陆辰依然笑着,但笑容中不禁透露出了丝丝凄凉寂寥。

“毕竟……我只有她了。”

她是他唯一的光啊……

“快去做吧。顺便,把A市能源项目的转让书拟一下,给解总做生日贺礼。”

“是!”

少爷真是爱屋及乌啊……

陆恩铭在心中感叹着,立即去着手准备服装工作室的成立,以及项目转让之事去了。

三天一晃而过,就到了解雨泽生日当天,广大网友也是十分配合,没有把解修杰拍的视频捅到解家其他兄弟面前。

一早,远在异国他乡的爷爷解伯庸同奶奶文茵、外公阮楚峰同外婆苏盈袖,及舅舅阮华章一家,就用视频通话跟解雨泽发表了祝福。

“哎呀!这就是我们的小糯儿吧?真可爱……糯儿,我是你爷爷哦!”

“爷爷好——”

“好好好!”

“小糯儿真乖,我是奶奶!”

“奶奶好——爷爷奶奶什么时候回家吖?”

“爷爷奶奶也很想早点回到小糯儿身边呀!但是爷爷要养身体,等爷爷身体好了,我们就回家陪小糯儿,好不好?”

“好——爷爷奶奶要好好照顾寄几,早点回家!”

“好——爷爷奶奶都听我们小糯儿的!”

一早和小糯儿、解雨泽他们打完招呼的阮楚峰、苏盈袖,在屏幕那头看着天真可爱的小糯儿微红的眼眶,愈来愈湿润,摁下了禁言,才敢说出话来。

“对……对……这才是我们的外孙女……老爷你看!糯儿和我们青丝小时候……一模一样……”

阮楚峰低头看着怀中的苏盈袖,平复了心情,缓缓道:“对!一模一样!那阿袖,你可要好好喝药养身体了,这样,我们才能快点回国,去照顾我们的外孙女!你看,她还这么小呢……”

听着阮楚峰的话,苏盈袖看着视频里的小糯儿,终是点了点头,抬手擦了擦不禁流出的泪来。

“我喝药……我喝药……让华章端来吧。”

一听苏盈袖愿意喝药了,阮楚峰高兴得不行,悄悄擦了擦眼角的泪,叫来了一直候在门外的阮华章。

八点半之后,来参加解雨泽生日宴的人渐渐多了起来,门外,出现了一辆与众豪车格格不入的自行车。

放在往常,一辆自行车驶入了豪车区,定会被人连车带人地嘲笑一番,但今天,就是没人敢说什么,因为,来人是解家三少,H国国宝级文学家、历史学家、书画家,兼任帕美斯学院大学部首席教授的解睿渊。

穿着一袭天青色长衫,戴着无边眼镜,一身书卷气的解睿渊把自行车停在了解家别墅门口,从前车篓里拿出了两份礼物,在一众人的恭维簇拥之下,从容不迫地进了解家别墅的大门。

解睿渊一进门,就见解雨泽抱着小糯儿站着人群中,挂着商业微笑与一众来宾交谈着,待解睿渊走进,那些恭维巴结着解雨泽的人便都散了。

后续能不能和解家合作现在还不知道,但打扰了人家兄弟谈话,合作一定会黄。

“大哥,生日快乐,这是我新得的千年沉香木手串,送你的。”

解睿渊温文尔雅地笑着对解雨泽道贺一声,递上了自己给解雨泽准备的礼物。

“好,多谢了。”

解雨泽笑着微微颔首,叫姚擎帮自己把解睿渊的礼物收到房间里,继而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今日回来了,可是要回家住着了?”

解睿渊点了点头,一双看着锐利却蕴着如江南烟雨般温柔的丹凤眼中充满着对接下来生活的向往之情。

“事情都处理完了,所以就可以回来长久地陪着妹妹了。”

解睿渊看向解雨泽怀中的小糯儿,眼中皆是含情笑意,轻柔宠溺地揉了揉小糯儿的发。

“小糯儿,我是你三哥,解睿渊。”

听着解睿渊的自我介绍,小糯儿立即笑了起来,甜糯糯地唤了解睿渊一声:“三哥哥!”

这一声“三哥哥”直直地唤进了解睿渊的心里,从解雨泽怀里抱过小糯儿,将见面礼送上。

“小糯儿,这是三哥哥给你准备的礼物,你瞧瞧,喜不喜欢?”

小糯儿双手接过解睿渊送上的礼物,道了声“谢谢三哥哥”,便听解睿渊的拆了包装。

打开木制的礼盒,只见里头静静地躺着一支象牙透雕葡萄松鼠毛笔,纹理清晰,精美绝伦,像是刚做出来的新品,丝毫不像是古物。

小糯儿看不懂这些,只瞧着好看,拿在手中把玩,看得一旁懂行的人一阵紧张。

这可是古物啊!很值钱的啊!轻拿轻放……别摔了啊……

解睿渊刚回解家,其他兄弟便也没跟解睿渊“争宠”,都在一旁顾自做着手头的事情,解雨泽身为生日宴的主角,更是又被旁人缠住了,不知何处传来一声“陆先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只见西装革履的陆恩铭跟在陆辰身后,萧覃抱着一沓《A市能源项目转让书》不远不近地跟随。

陆恩铭与陆辰走到了解雨泽跟前,有眼力见儿的旁人立即退开了,一些不明真相的客人虽然疑惑,但见人流退开,自己也跟着后撤。

不明真相的客人低声询问身边的人,来人是谁,竟好像有天大的面子,终于有人悄悄地告诉了来人的身份。

“陆恩铭!这可是陆恩铭!你知道北城陆家吗?不是近期被端了的那些个,这位可是前黑道首领陆顼的心腹!他蛰伏三年归来,亲手把陆颐及其手下全部解决了,给主家报了仇,现在虽然已经金盆洗手了,但其身后势力及其名下资产,与解家不分伯仲啊……”

终于明白了陆家的厉害,众人都默默噤了声。

“解总,生辰愉快,不请自来,还望莫怪。”

陆恩铭对解雨泽道了一声祝贺,抬手,萧覃便递上了那份《A市能源项目转让书》,“略备薄礼,还请笑纳。”

解雨泽看了一眼萧覃手中的那份《A市能源项目转让书》,又看了一眼陆恩铭身侧的陆辰,想着陆辰和小糯儿的关系,声音便冷了下来。

“陆先生大手笔,但解某,着实不敢收下啊。”

“有何不敢,既然曾是盟友,何不让这份友谊继续维持下去呢?”

陆恩铭笑看着解雨泽,话语正直,好像真的没有别的意思,说得解雨泽差点就信了。

两人相看无言,只是笑中渐渐充满了硝烟的味道,良久,是小糯儿甜糯糯地唤了一声“哥哥”,才引得两人结束了意念之战。

“那就多谢陆先生了。”

解雨泽微微颔首,便让姚擎收下了那份《A市能源项目转让书》,转身同陆辰与陆恩铭,一起走向了小糯儿。

兄弟与宾客的礼已经以陆辰与陆恩铭的到来而送完,最后就到了小糯儿为解雨泽送上她精心练习的舞蹈的时候了,换好了儿童曲裾的小糯儿,站在被林文缓缓从客房推出来的曹睿身边,拉着曹睿的手,引着曹睿去她六个哥哥身边。

“叔叔,糯儿要给大哥哥跳舞啦!叔叔一起来看!”

曹睿是昨天十点多被解雨泽亲自接回解家的,因为太晚了,就没能见着小糯儿,现在见着了,看着许久不见,变得越来越健康可爱的小糯儿,曹睿微微红了眼眶,抬手想揉一揉小糯儿的发,却终究还是把手放下了。

“好啊……小小姐……”

林文在解雨泽的示意下把曹睿推到了沙发边,解家六兄弟、陆辰与陆恩铭都依次坐在了沙发上,沙发上坐了解家和陆家两家人,其余宾客都瞬间没了落座的资格和位置,便默默地围成了一个大圈。

筝声响起,穿着儿童曲裾、梳着简易发髻的小糯儿在圈中翩翩起舞,边舞,嘴中还念念有词,声音软糯、童音稚嫩,却是意外的吐字清晰,唱道:“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舞蹈动作标准流畅,《山鬼》一篇吐字清晰、准确无误,小糯儿的这一份礼物,看得在场的人皆是微愣之后分外欣喜。

毕竟谁都没有料到,甚至连一直陪着小糯儿练舞的解修杰也没有料到,小糯儿才三岁,竟已经能把舞跳得这么好,还背出唱出了整首连成年人都不一定会的《山鬼》。

“小小姐这一舞……”

曹睿看着小糯儿的舞蹈,不禁想到了当年解墨杨初见阮青丝的情形,声音微微有些颤抖,竟是连话也说不全了。

那时,阮青丝还是帕美斯学院的大一新生,在校庆上献舞一曲《山鬼》,就此让解墨杨彻底倾倒。

他的少爷啊……

眨眼间,却已是这么多年了……

解修杰坐在曹睿身边,感受着曹睿的情绪波动,对曹睿轻声道:“睿叔,你可以唤小糯儿乳名的。”

曹睿微愣,有些不敢相信,轻声道了句“我……”,便微抿了薄唇,攥紧了搭在扶手上的手。

虽然他也很想,但他不敢逾矩啊……糯儿……多可爱的乳名,他的小小姐刚出生的时候,就是这个乳名……小小姐……那是他的小小姐啊!是小小姐……

一舞毕,掌声如雷,小糯儿直直扑进了解雨泽的怀里,蹭了蹭,抬头看向了解雨泽,眸中星辰闪耀,满是期待。

“大哥哥,糯儿跳得好不好吖?”

解雨泽宠溺地点了点小糯儿的鼻尖,“好——小糯儿跳得真好!”

得到了解雨泽的肯定,小糯儿便笑得更开心了,而解雨泽看到了曹睿看向小糯儿的宠溺而又渴望的眼神,笑着低声在小糯儿耳畔问道:“小糯儿,你陪陪睿叔好不好?”

小糯儿点了点头,甜糯糯地应了一声:“好吖!”

解雨泽抱着站小糯儿站起身,走到了曹睿身边,将小糯儿递到了曹睿的怀里。

曹睿见状立即伸出了手,但等把小糯儿抱进怀里,才发觉过来自己抱了小糯儿,开始有些不知所措了。

“大少爷……”

“没事的睿叔,小糯儿是喜欢跟你在一起玩儿的。”

解雨泽看着曹睿眼中的慌乱,浅笑着安抚,看着小糯儿眉微挑,小糯儿便点了点头,抱住了曹睿。

“叔叔!糯儿喜欢叔叔!”

小糯儿仰头看着曹睿,说着软绵绵、甜糯糯的话,引得曹睿的心软得一塌糊涂。

“小小姐……”

解雨泽看着小糯儿与曹睿的相处,微微一笑,便转身去吩咐钟叔开席。

小糯儿坐在曹睿的怀里,听着曹睿叫自己“小小姐”,小糯儿便纠正道:“叔叔可以叫我糯儿哦!哥哥们都是这么叫糯儿的!”

“不……”

“叔叔叫一下糯儿嘛!叔叔……”

小糯儿用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曹睿,撒着娇,引得曹睿说不出一个拒绝的字来,看了一眼身侧的解家五兄弟,见他们也是同意的样子,良久,终是笑着,用沙哑的嗓音,微微颤抖地唤出一句:“糯儿……”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antufanwen.com/11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