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逢其适是什么意思,适逢其会的适是什么意思

3 三无少女

实验室内8-3号培养舱里大肉球一阵颤动,卡擦一声忽然一只玉手破壳而出,玉手洁白无瑕,五根手指纤细修长。

喀嚓一声又一只玉手破壳而出,调皮的舒张了手指。接着又迫不及待地撑出一双玉腿,玉腿亦是洁白无瑕纤细修长,可爱的小腿肚子微微鼓起,勾勒出玉腿优雅玲珑的曲线,娇俏浑圆的臀部好似害羞的半遮半掩隐藏在圆球里。

一双玉足白嫩柔软透出淡淡的粉红色,十根玉趾饱满圆润,大拇趾匀称修长,其余四趾依次渐短,趾甲晶莹剔透仿佛是贴上去的玉盖一般,煞是好看。

又过了一会儿整个壳都被拱开,一个粉雕玉琢的少女婷婷玉立的静静站着,忽而她打了个哈欠张开四肢舒服的伸着懒腰。

少女一头淡紫色的三千青丝泼洒开来,越过纤细的锁骨,越过尖尖的娇小而又饱满的玉峰,越过柔若无骨不足盈盈一握的腰肢,又越过平坦光滑的小腹,最后汇于两股之间倾泻而下,那里好似有一片神秘的山丘若隐若现引人浮想联翩想入非非。

少女一张瓜子脸蛋,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妩媚温柔动人心魄,双瞳似流动一泓秋水,似有化不开的万千愁绪萦绕其中,小巧玲珑的瑶鼻,充满诱惑的樱唇,修长而又不失饱满。

值得一提的是少女完美精致的脸蛋上长了一对灵秀娟美的八字细眉,眉不蹙似蹙藏着愁思,不仅没因为怪异的眉毛破坏了美丽,反而锦上添花般的将少女忧愁哀伤的气质表现的淋漓尽致,入木三分。

闻有成语不怒自威如雷贯耳,而这可谓不忧自愁,真真妙不可言。

8-3号培养舱因为孕育完成便自动打开玻璃门,少女一脸茫然地看着舱外,片刻后轻移玉足走了出来,青丝摇曳,步姿翩跹,仪态万千。

旁边那巨大怪物匍匐在地上晃动,不断发出嗤嗤的怪响。

整个实验室残肢断骸一片狼藉不堪入目,地上墙壁上涂满了鲜红的液体,宛如一副深藏着恐惧的恐怖画像。浓厚的血腥味扑面而来令人作呕,少女直呛得皱紧了眉头。

少女厌恶的避开血泊里的碎肉和碎玻璃,不时跨过而碰到跨不过去的就绕开,如履薄冰。

怪物猛的回头瞪着少女,血液从它的血盆大口里溢出,惊惧恐怖,铜铃大的眼睛神色莫名,露出一丝智慧的光辉。

怪物直勾勾的盯着少女,少女眉头微蹙旁若无人般的离开,和怪物擦肩而过。出人意料的是怪物竟然不攻击她,对她置之不理,也许怪物吃饱了,也许怪物不忍伤害她。

少女走出8号门,怪物依然毫无反应,只是瞪着铜铃大的眼睛深深的看她离开,恐怖的眼睛中好像透露出一丝人类特有的情感。

少女一直走到大门旁,凹进去的大门令人恐惧。8号门里猛的传来哐当一声,然后传来一阵刺啦声愈来愈远愈来愈轻,少女抬起手摸索了一阵开启了大门。

喀嚓。

少女沿着通道走,中途一个青年人脸朝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转过几个弯出了档案室大门。少女心灵福至般遇门开门遇弯过弯的来到电梯,少女轻轻按下1。

一路顺着安全出口指示灯走来,整个大楼好似空无一人静悄悄的。

少女虽然刚诞生不久,但她好像只要看过一遍便像别人仿佛做过无数次一样驾轻就熟。

少女走出4号大楼,夜色朦胧,霓虹闪烁。抬头望去周围全是高楼大厦,上面的灯光绚丽多彩五光十色。

少女从岗亭旁走过,保安大爷眼睛都看直了暗叹道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啊,这才多大啊跟个暴露狂一样怎么一点不知道羞耻呢。直到少女走向喧嚣的街道上身影消失不见。

街道上的行人好奇的看着少女,指指点点议论纷纷,露出色眯眯的目光欲要一探究竟或是鄙视的目光,可是少女的头发总是会逢其适地遮掩住,半遮半掩令人欲罢不能。

人群熙来熙往,汽车飞驰不绝,城市才刚展示它迷人繁华的夜景,少女却显得与城市格格不入,她穿梭在这迷离的夜色中,赤着脚漫无目的地走着。

渺渺兮予我何求,茫茫兮同我可共。

月亮湾庄园,沈胜雪芷沅两人在车里相吻至快要窒息才分开,芷沅酡颜微红,脸上沾着泪水宛如雨后芙蓉,含娇带羞,不知是憋红了脸还是是羞红了脸。

沈胜雪温柔的伸手将芷沅鬓角头发拂至耳后,又擦了擦她的脸。

芷沅含情脉脉的看着沈胜雪,甜蜜之色溢于言表。

“到我家去坐坐吧,我把我们两的关系和我爸妈说下。”

芷沅水灵灵的大眼睛脉脉含情地看着沈胜雪甜甜地笑着。

“好,不过我不能空手去见伯父伯母吧,太不礼貌了。”

沈胜雪看着芷沅洋溢着笑意的脸答到。

“没关系的。”

“别吧,别给伯父伯母留下个坏印象,直接来个棒打鸳鸯就完了。”

沈胜雪看着芷沅的俏脸忍不住打趣她。

“不会的,我爸妈不是这样的人。”

芷沅连慢急切的摆手。

“嗯伯父伯母肯定很和蔼可亲,不过我还是买点礼物在拜访去。”

眼看芷沅语气有些焦急沈胜雪没逗弄她了。

“那我和你一起去。”

沈胜雪和芷沅驾车出去买了烟酒茶还有点水果,沈胜雪左手提着水果右手拎着烟酒茶正准备上车回去见芷沅爸妈。

突然迎面走来一个大约十二三岁的不着片褛的少女,后面还跟着三个言辞轻佻的青年人。

“小妹妹陪哥哥们玩玩哈哈。”

“这小妞怕不是m哈。”

“不是m那估计也有神经病。”

说着说着其中一个满脸猥琐的青年人上来拉扯少女,少女皱了皱眉莲步微移轻飘飘地躲开了。

少女和沈胜雪擦肩而过,沈胜雪看了看少女,精致的脸庞像个瓷娃娃一样,一对引人注目的八字眉,眉头微蹙,神色忧愁我见犹怜,他不由多看了一眼。

青年人呦呵一声,连忙越过沈胜雪快步跑到少女身前拦住伸手强拽她。

“这三个流氓好可恶,狗皮膏药一样人家女孩都不搭理还动手动脚的。”

芷沅拉了拉沈胜雪气呼呼得。

青年人刚想拽住少女的手,只见少女行云流水般轻轻拍了拍他的手,好似不经意间的抬了下手,顿时青年人痛苦的大叫一声,他只感觉手腕好像被人用铁锤重重的锤击了一下。

“草,疼死我了。”

青年人疼的直咧嘴一屁股跌倒在地上鬼哭狼嚎起来,另两人见状跑来扶起他大笑不止。

“你干吗,腿抽筋了啊。”

青年人脸色有些难堪痛苦地捂着手。

“不是,草真的疼啊像被砸了下。”

少女悄无声息的走开了,与他们越来越远。

“站住。哥哥因为你手都疼死了,快来给哥揉揉否则饶不了你,喂喂,喂草你听到没。”青年人看着少女走远连忙急躁的大叫着。

少女不予理会径直走向街道拐角,青年人见少女几次三番无视自己已是怒不可遏,脸上青筋暴起,眼珠瞪得老大。

“就是小妞快过来给哥几个消消火。”

两个狐朋狗友也帮腔嘿嘿淫笑着。

看着少女背影消失在街角,沈胜雪放下东西给芷沅指了指少女小声说道。

“芷沅你去找刚才那个女孩让她别乱跑了顺便打电话报警。”

芷沅嗯了一声追过去。

又被无视青年人顿时勃然大怒怒气冲冲的冲向少女,看他气势汹汹的样子恐怕难以善了,沈胜雪怕青年人跑过去伤害少女连忙拽住他哂笑一声。

“大街上猥琐少女啊,我已经报警了。”

“滚你大爷的,草关你屁事你就当没看见听到没,要是坏了哥的好事哥几个揍死你。”

青年人瞪着沈胜雪,见他衣着光鲜气质不凡人高马大的便凶狠地厉声威胁。

“看到了就关我事了,我乐于助人不行吗。”

沈胜雪一脸为难。

“你。”

青年人一时语噎凶狠地瞪着沈胜雪。

“小子你真报警了。”

青年人同伙冲上来质问沈胜雪。

“报了,警察马上就来了。”

“算了吧毛哥,咋们走吧。”

同伙听到警察要来了心里一慌顿时泄气。

“怕什么来了就来了,这女的这么骚我们就是去搭讪而已又没怎么样她。”

毛哥色厉内荏地瞪着沈胜雪。

“我怎么看着不像是搭讪而是性骚扰啊,啊不就是性骚扰。”

“放你的狗屁,手都没摸到怎么性骚扰了。”

毛哥上前推扯着沈胜雪大声怒骂。

“那我就不知道了,我看你们刚才动手动脚的。”

沈胜雪站稳脚一把推开毛哥冷笑一声。

“小妹妹,你怎么不穿衣服乱跑啊,你家在哪,你爸爸妈妈呢,你叫什么名字啊。”

芷沅转过街角追上那少女拉着她的小手温柔问着。她问了一大堆问题,少女只是微微皱眉不解的看着这个大姐姐,一句话一个字也不说。

看着少女芷沅有些郁闷无语了,哎好像是个哑巴呀。

“小妹妹跟我去大哥哥那儿好吗,大哥哥很温柔的。”

少女皱着眉没说话但也没抗拒芷沅的好意。芷沅伸手将少女抱入怀中尽可能多的为她挡住四处聚拢而来的目光,芷沅低下头靠近少女耳边窃窃私语。

“女孩子可不能随便把身体给别人看,更不能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不穿衣服知道吗。”

少女没说话低着头好像在思考,芷沅抱着少女领着她走到车上。

毛哥看着少女去而复返,他倒是煮熟的鸭子已经飞了,等会警察来了询问,而他确实意图不轨大街上好多人都看到了,这小子又一口认定肯定会指认他,索性破罐子破摔一脸阴狠的看着沈胜雪,暗道看我不教训你。

忽然毛哥握拳打向沈胜雪胸膛,沈胜雪察觉毛哥神色有异早就有所防备,猛的用手肘击退毛哥手臂,反手出拳冲向他肚子,这一拳打了个结结实实,毛哥重重咳嗽一声,双手捂着肚子痛苦的跪倒在地上,顿时丧失行动力。

“tm你们两愣着干嘛,看我被打啊上去打他啊。”

毛哥大吼大叫着,脸上五官因疼痛而扭曲起来。

同伙看到芷沅和少女上了一辆红色豪车,两人对视一眼面面相觑。

“毛哥算了吧,他开的宾利咱们惹不起。”

一同伙神色慌张吞吞吐吐的说道。

“就他,人模狗样的能开宾利,你看错了吧。”

毛哥一惊接着面露嘲讽,神色精彩至极,从难以置信变化至讽刺一瞬之间。

同伙往芷沅那指了指,毛哥顺着指向看去顿时呆如木鸡,果不其然,那车子车头矗立着泛着银色光芒的B形车标,十分耀眼显目。毛哥虽然开不起豪车,但对豪车的标志可是了如指掌如数家珍。

毛哥心咯噔一下凉了半截,脸上的凶狠劲早已消失的一干二净,换上一副惊慌畏惧的神色。

沈胜雪见此情形那还能不知道什么情况,毛哥三人欺软怕硬误以为他身份显赫怂了,他一时忍俊不禁。

“毛哥是吧,等会儿警察来了自己认罪,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知道吧。”

沈胜雪憋下笑意端正神色,对付这种人没必要手下留情,毛哥是没得逞要是得逞了后果不堪设想。

“您放心大哥,我们一定配合警察同志积极认错。”

毛哥一脸谄媚地笑,只求不被加大罪行就阿弥陀佛了。沈胜雪冷哼一声没在理会快步走向芷沅。

毛哥三人相顾无言,垂头丧气地站着,想跑又不敢跑,看沈胜雪走远后小声骂道,真倒霉啊,他妈的,啥好处没捞到老子还被打了一拳,现在都隐隐的疼,还要被抓起来,草,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毛哥要不咱们开溜。”

“溜个屁,认栽了,这小子有点背景还是老老实实的等吧。”

沈胜雪打开车门钻进去,芷沅看他进来大眼睛瞧着他看,沈胜雪笑了笑问芷沅刚才报了警没,芷沅笑着点了点头。

“我跟他们说有人绑架猥亵少女,让他们赶快来抓人,会不会说严重了点。”

芷沅又吐了吐舌头面露狡黠。

“不会,不严重,对了你车里有女孩衣服吗。”

沈胜雪摸了摸芷沅头表扬一番,又看了眼少女说道,少女靠在芷沅怀里正看着他,身上一丝不挂只有三千青丝遮住她的娇躯,车内氛围灯光下少女如玉般的肌肤隐隐流转着妙华,流光溢彩好似绕着全身周而复始的流淌着。

“没找到呢。”

芷沅摇了摇头神情苦恼。看了下少女心道就这样不是个事啊,得给她买些衣服。

“小妹妹,你要不嫌弃就先穿上我的衣服遮挡下,我们再去买新衣服。”

沈胜雪目不斜视地看着少女眼睛柔柔微笑。少女微微蹙眉盯着他看,他的眼睛璨若星辰,眼神清澈澄明,依稀倒映出少女忧伤的脸庞。

沈胜雪一大男的光膀子也没啥,顶多不雅观。

“哎呀她好像不会说话,我都问了好多话了一直不吭声,哎你先脱下衣服我给她穿上。”

芷沅犹豫了下催促道。沈胜雪脱了上衣就出去看看毛哥三人怎么样了。

忽然一阵警笛声呼啸而来。

车里出来两人四处张望,其中领头的人国字脸浓眉大眼面目刚毅,沈胜雪忙招手示意。

“警官好,这三个人当街猥亵我妹妹,还企图抓住我妹妹实施不良意图,要不是我发现及时并制止,后果不堪设想。”

沈胜雪递上烟指了指毛哥三人如实告知。

“哈孙大毛又是你啊,刚挑衅滋事被拘留还没半个月吧。怎么这次准备搞个大的上个新闻。”

两警官接过烟看到毛哥三人灰头灰脸的,领头的国字脸警官笑出了声,显然这个毛哥警局熟客了。

“王队,我们就是看这小姑娘好看漂亮就调戏了下,其它的那可不敢我哪有那胆子啊。”

毛哥看了一眼沈胜雪讪讪一笑。

“你妹妹在哪。”

王队没理会毛哥朝沈胜雪询问。暗道刚才报警的听声音是个女孩,怎么是个男的,也没看到当事人。

“芷沅穿好衣服了没,警官来问问话。”

她在这儿沈胜雪说完快步过去敲了敲车窗大声询问。

“好了。”

芷沅说完推开车门牵着少女手出来了。

芷沅一袭淡黄连衣裙可爱又美丽,身旁少女身穿宽大的短袖,沈胜雪身高185他的衣服穿在少女身上显得很不合适很怪异,像是穿了妈妈的裙子一样。

“王队,我妹妹有些语言障碍,你耐心的问下哈。”

少女眼睛灵秀眼神里透出的情感非常丰富,根本不会是傻子,只是她一直不说话,或许是和父母吵架负气离家出走了,不过裸奔是图啥而且不说话也没必要啊。

王队答应了声便细心问着少女,少女皱着眉看着王队沉默不语,沈胜雪意料之中。王队啥也没问出来一脸郁闷,沈胜雪抱歉的向王队笑了笑,替少女回答,所幸王队性格豪爽也没放心上笑道:没事你妹妹可能吓到了。

“这是你的衣服吧,你不是说你及时制止了吗怎么。”

王队看着少女身上的宽大短袖又看了光膀子的沈胜雪又看了看毛哥,目光转了几转最终汇聚在沈胜雪身上。

毛哥看着王队露出嫉恶如仇的眼神瞪着他,心里一震又慌又怕暗道不会以为他怎么样这小姑奶奶了吧,冤枉啊。沈胜雪刚要解释毛哥急忙为自己辩解。

“王队,这可不关我事啊,这小姑奶奶本来就没没没。”

说了一半毛哥看着沈胜雪见他阴沉着脸没没几声没声了。

“王队,确实不是他干的不过他猥亵我妹妹千真万确。”

沈胜雪冷笑着看着毛哥又无奈的苦笑解释了下。将他和芷沅怎么遇见毛哥猥亵少女,怎么阻止他后报警并把衣服给少女穿上娓娓道来。

“这么说来她不是你妹妹啊。”

王队听完一脸诧异道。

“额不是亲的,是刚认的干妹妹。”

沈胜雪心虚的看了看少女尴尬的笑了笑。少女也皱着眉看着他倒是没反驳否认,一旁芷沅正捂着嘴偷笑。

“王队你能帮我妹妹看看最近有家庭走失了女孩吗。”

沈胜雪想着或许可以请求王队长看看。

“最近好像没有啊,你妹妹这情况也不像是离家出走。应该另有隐情你在用心问问。”

王队仔细地看着少女思考了片刻才回答。

“这样吧你明天要是有空带你妹妹来警局查查指纹,这是我的电话,我叫王天来,来了打这个电话。”

王队想了想又报下号码。古道心肠的王队干脆是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

沈胜雪自是再三感谢,客气一番王天来将毛哥三人拷上押上车开走了,车上另一警官瞟了眼后面吐槽道。

“嗨我还以为什么严重案情呢,报警那女的说的那么紧急我还把警报器打开了。”

王天来哈哈大笑不止。

沈胜雪和芷沅给少女买了几套衣服鞋子,服装店老板娘的怪异目光不时对着沈胜雪,一路上沈胜雪被这种好奇打量的目光看的麻木了,沈胜雪已经安之若素了,随他们审视了。

“一共多少钱。”

“1600元。”

沈胜雪肉疼的飞快付完账拎着包上车。本就干瘪的钱包现在更是雪上添霜。

少女上身穿着印着皮卡丘的短袖,下身米色百褶裙,细带大白花凉鞋。显得非常可爱。

“哇,我妹妹好可爱,和你芷沅姐姐一样可爱。”

沈胜雪看着少女略带夸张地赞叹着。

少女眉头舒展开来,脸上丝丝喜色一闪而过,沈胜雪正好敏锐地捕捉到这一抹喜意,他温柔的笑了笑,少女一直眉头微皱神色忧伤,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趣似的,直到现在,看来也不全然如此还是有令她欢喜的事情的。

未曾相逢先一笑,初会便已许平生。

沈胜雪准备趁热打铁,于是柔声问道。

“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呢。”

芷沅轻轻搂着少女一脸期望。

少女微微摇了摇头,一如既往的沉默。得又问了个寂寞,沈胜雪有些无奈,不过至少有点进步了,芷沅笑盈盈的看着沈胜雪大眼睛一眨一眨好像在说,看吧问不出来吧。

沈胜雪也没在意,来日方长以后慢慢在问。又想到他租的毛坯房子,两室一厅,里面只有一张床另一间房间堆放了杂物还没顺出来,妹妹要是过来住也没地方睡觉啊。

“芷沅我妹妹你能照顾一晚上吗,我屋子还没顺好。”

沈胜雪挠了挠头。

“你要把你妹妹接到你那儿住啊。”

芷沅有些惊讶。

“嗯,不然呢,明天去警局看看情况,要是没找到她亲人就先这样吧。”

“要不让她跟我住吧,你们两住一起多不方便啊。”

芷沅皱眉面露恼色,孤男寡女同处一室的,这女孩身体优美,还正是发育身体的时候,长得又可爱又美丽不能让她和胜雪住一起。

芷沅一阵胡思乱想中,摇了摇头只觉自己好邪恶好龌龊啊,暗道胜雪不会的,少女是他妹妹呢还只十二三岁呢。

“不好吧,太麻烦你了。”

看芷沅轻皱眉头,沈胜雪有些好笑这是生的哪门子气啊。他不知道芷沅想的,否则他得吐血了,机缘巧合,他可是看少女无依无靠楚楚可怜动了恻隐之心才认她做妹妹和她一起住的,光明磊落,嗯不可否认少女生的好看,她身上独特的气质也是原因。

“没事,哎呀你妹妹就是我妹妹,而且我正好缺个伴就让她和我一起住吧,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她的。”

芷沅坚持不让步,打着她女孩子的小算盘。

沈胜雪见她坚持也就随她意了。暗道和妹妹住确实不太方便,还是让妹妹和芷沅住吧,到时候经常来看望妹妹就是喽。

片刻间驱车回到月亮湾庄园,四周灯火璀璨,月亮高悬夜空,此时时辰已然不早了。

沈胜雪拿上东西跟着芷沅步入大门,两旁坛中花树修剪的整整齐齐,同样的豪华喷水池映入眼帘,沈胜雪忽然又有些忐忑不安。

“进去啦。”

芷沅娇嗔一声,说完打开大门悠闲的脱下高跟鞋换上凉拖鞋

极尽奢华的大厅无比宽敞,琳琅满目的家具吊灯,满眼富丽堂皇又不失高贵优雅,沈胜雪微微晃了神忙收回心神。

“芷沅回来啦,咦,还带了朋友来,男的哦快给妈妈介绍介绍。”

二楼金色的又字形楼梯上,芷沅妈妈边双手敷着面膜边朝楼下观察,尽管她脸上敷着面膜但是仍然能从语气中听出惊讶。

沈胜雪也看到了她,鹅蛋脸,白色面膜看不清面容只隐隐透露出和芷沅两三分相似的五官。

“妈,这是我的男朋友沈胜雪,这是他妹妹也是我妹妹额,以后她来和我一起住可以吗妈妈。”

芷沅抱着少女朝那女人撒着娇,额了下倒是说不出少女名字。

“小女孩我看着很可爱我很喜欢又是你妹妹,你喜欢就带她和你住去,你的朋友倒是不多。”

芷沅妈妈笑着仔细地打量少女,可爱的瓜子脸蛋,纤细修长的身体微微有些肉感,端的是一副美人胚子,一对八字眉略显忧愁楚楚动人惹人怜爱。

“不过,芷沅你什么时候交的男朋友,我倒是一点风声没有听到啊,来了也不提前说下。”

芷沅妈妈顿了下又笑着打量着沈胜雪。只见沈胜雪一身白色休闲装,身形挺拔面容俊美,就相貌而言芷沅妈妈还是极为满意的。

“哎呀,妈我高兴过头了啦,我忘跟你说了就直接把他拉过来了,其实我和胜雪蛮今天才在一起的,胜雪很殷勤的像我表白,哼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芷沅昂着头凝视着沈胜雪一脸傲娇的说道,脸蛋微微羞红,修长雪白的脖子高高扬起,骄傲的像是童话里的公主。

嗯虽然中间步骤不同但结果是那样的不是吗,谁让你欺负我的呢。

芷沅妈妈饶有饶有深意地看着沈胜雪又微笑着看着芷沅,暗道你到底是勉为其难呢还是喜出望外。她下了楼挥手示意一起去客厅坐着聊天。

“伯母好,抱歉伯母,这么晚还来打扰您。我带了些礼品来,不值钱希望伯母您不要嫌弃。”

沈胜雪这才有机会搭上话,语气平淡透出三分尊敬。

“没关系,胜雪,我也这样喊你了啊,我姓杨。”

芷沅妈妈的语气和蔼,脸上笑呵呵的。

好沈胜雪回了声。

“我们年纪还没这么大没这么早休息,你把东西放那吧。”

接着她指了指沙发自我调侃笑着。沈胜雪闻言弯腰放下东西。

“坐下吧,别拘谨。芷沅你去喊你爸爸过来帮你把关把关下。”

芷沅妈妈端坐在沙发上,见沈胜雪站的笔直就微笑招待。

沈胜雪正襟危坐着,芷沅拉着少女坐下后上楼喊她父亲去了。

“胜雪,你今年多大了,又和我家芷沅怎么认识的呢。”

“伯母,我22岁,和芷沅是大学期间认识的。”

“奥同学啊,胜雪你是干什么工作的呢。”

“伯母,实不相瞒我在伯父公司里干游戏方面的工作。”

芷沅妈妈和沈胜雪唠了一会儿家常,父母工作,家庭情况车子房子沈胜雪都恭恭敬敬一五一十的回答了。

芷沅妈微微皱眉,片刻后又舒展开来,笑了笑便只问了些琐事。

一阵脚步声传来,芷沅和她父亲说说笑笑着下了楼走过来。芷沅父亲温文尔雅,身材略微发福却自然而然的散发出威严强大的气场。

“成风,过来坐。”

芷沅妈妈摆摆手道。

“沈胜雪,我们应该是见过一次面吧。”

芷沅爸爸也就是孙成风靠着芷沅妈妈坐下,他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沈胜雪。

芷沅妈妈起身走去厨房道你们先聊我去沏茶。

“是的伯父,公司聚会上见过一次。”

沈胜雪不由想起那次公司聚会。

又问了一遍同样的问题,沈胜雪依旧恭恭敬敬详细的回答一遍。

芷沅张大了双眼,第一次知道胜雪的家庭状况已然濒临破碎,怪不得之前表白说出那一番话,芷沅不由得一阵心疼。

孙成风看沈胜雪回答时不卑不亢不骄不躁,神色平静又带着恰到好处的恭敬,既没有因为底细被公之于众而恼怒反而隐隐露出乐观上进的心态心里暗暗赞赏。

片刻芷沅妈妈沏好茶端过来摆好后便坐下了。沈胜雪道了声谢谢伯母。

“胜雪你的情况我已经大致了解了,确实不好。”

孙成风端起茶杯轻抿了口茶。

话音未落芷沅坐过来撒娇道。

“爸你不要这样说啊。”

“好那就不说这个了,芷沅你胳膊肘往外拐向着这小子喽。”

孙成风打趣笑道,心里却唏嘘不已不是滋味,二十年来芷沅什么都和他说的,是他最贴心的小棉袄,现在都向着别人了。

芷沅脸蛋霎时间红透了,瞥了眼沈胜雪低头拨弄手指小声说道没没呢。

“胜雪啊,我和芷沅妈也不是那种老古董食古不化,对芷沅的婚姻也没那么苛刻,现在啊是你们年轻人的时代了。”

孙成风感慨着,顿了顿话锋一转又对沈胜雪郑重说道。

“不过,虽说没那么多要求但那条件也不能太差你说是不是。”

空气突然安静,果然重头戏来了,一点不为难敲打下沈胜雪才觉得奇怪,孙成风一脸慈祥,他的话说的模棱两可却又若有所指话中有话。

“爸你又说这种话了。”

芷沅摇着孙成风手臂撒娇。

“芷沅啊爸爸没说什么啊,爸爸就是和他谈谈心。”

芷沅撅撅嘴轻轻哼了一声。孙成风无奈苦着个脸。

“伯父说的对,伯父伯母,我会像对待公主一样爱护芷沅,不会让她伤心,一定竭尽全力给芷沅幸福快乐的生活。”

沈胜雪看了眼芷沅一脸认真道,目光坚定。沈胜雪现在一无所有,也没脸信心满满的说出一番豪言壮语,天花乱坠的,唯有一颗坚定真诚的心。“请您能给我这个机会。”

“好,既然芷沅愿意,那就暂且看看怎么样。”

孙成风宽慰的笑了笑,芷沅妈嘴角也含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芷沅大眼睛盯着沈胜雪,美目盼兮,眉眼含情。

几人寒暄了一阵,沈胜雪便打招呼回去了,芷沅出来一直送到大门口。

“胜雪,我爸妈说的话你别多想,回去我给你说好话。”

芷沅驻足停下挽着沈胜雪手娇笑道。

“嗯,得靠你帮我啦。”

沈胜雪凝视着芷沅接着一笑。

“干嘛这样盯着我看啊。”

芷沅被目光盯得脸蛋发烫,内心砰砰的像是一只小鹿在乱撞。

“芷沅你现在好美好可爱。”

路旁的道路灯散发着温馨的光芒。照在芷沅脸上,衬托的愈加美丽动人,温柔还妩媚。

“现在才发现啊,笨蛋。”

芷沅神色娇嗔地看着他,他的眼底好似深藏顾虑。

芷沅挽着他的手不由得加紧了几分。

笨蛋,我喜欢你就只是喜欢你,不管有没有你许诺给我的那些,就算爸爸妈妈不同意,我,我也要和你在一起,只要不是你不要我。

“现在更好看了蛮,芷沅别送我了,回去给妹妹洗漱下休息吧。”

沈胜雪大笑道。

傻瓜,现实就是现实不是童话,有诗和远方但更多的是眼前的苟且,当与现实背道而驰,违背了初衷时,或许结局早已不再重要了。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antufanwen.com/18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