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窍不通造句子简单,用一窍不通造句子!

2022年8月15日,接到HF分不清楚那地方在义乌做生意的朋友电话,问我江西那边熟不熟悉,一起做个事情。我说江西不太熟悉,虽然我是两江人,却从未去过江西。(我本人基本走遍了全国80%的地方,却从未踏足过江西这块土地,或许和自小在民间听到的顺口溜有关。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九个湖北佬不抵一个老表)本人不做地域黑,这些有点社会阅历的朋友应该都曾听闻过吧。

正好我接到朋友电话的时候我和前文提到的我们三人行中的一个朋友,本故事中这位认识多年的朋友是我们的主角人物,我们称他为陈先生,我们在西安出差办事。陈先生两湖人,80初生人,无固定职业。通过成都朋友在19年左右介绍认识,(我本人是做工程分包的,因当时重庆的一条高速公路修建而结缘。)通过电话和微信认识之后也一直未曾谋面。直到今年三月份,因为四川这边有两个工程项目和他在电话微信里沟通很久,他说有关系可以帮忙拿下,陈先生就过来成都找我,3月16号这才见了第一次面。初次见面我和以为美女朋友在我小区边上的地铁站口接他,一身LV,一个LV双肩包,一个24寸行李箱。身高178,寸头,皮肤比较黑,看着也符合接近40岁的人设。在地铁站边上商业里请他吃了川菜,他说安排见个他认识的央企地方二把手,和我之前说的四川其中一个项目有关系,委托这个二把手我们称为罗总办理。通过几个小时的接触,对陈先生有了初步的判断,套用《非诚勿扰》里面的用话叫做初之印象。陈先生健谈,但是对工程一窍不通。我们去的地方是一个消费较高的场所,当时陈先生让我把费用结了,别让罗总结。其实不用他说这个茶水费我也会买单。本文会用一种插序的形式来做一些人物交代,不然读起来就不了解这些人的来历和性格特点。

话说回我在接到在义乌经商的这位朋友的电话,委托我在江西找一找关系,帮他朋友厂家采购一种矿粉,当时我也不清楚这种矿粉。但是他开出的条件非常诱人,几千万的回报。我了解了一些事情,在和陈先生两人商量了后,他找了一些他的朋友打听关系后,看起来这个事没那么有难度。我告知在义乌经商的朋友我想见一见把这个事情告知他的朋友,这个朋友就是后来我们三人行中的另一个人,我们称呼为京先生,60初生人,北京人。现在成都定居。正好我也在成都定居将近十年了。

在8月26号回到成都在第二天我见到了京先生,高瘦个皮肤偏黑,说着一口京味十足的普通话。弄了个茶楼包间两人谈了大概两个多小时。在期间陈先生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忙什么,我说和一朋友喝茶,问他过来好了。他租住的房子和我们茶楼也就不到一公里,骑个共享单车不要十分钟。因为京先生要去机场接一个朋友,在下茶楼楼梯的时候正好和陈先生打了个照面,我给他们相互介绍了下。之后我和陈先生来到茶楼包间我把今天所了解到的信息和他沟通了下就个自回了。

到了第二天陈先生说关系已经安排好了,我们可以安排去江西。8月29日晚上,因为成都疫情突然严重说要适应全城静默化管理,可能过了晚上12点就出不了城了。我们就在当天晚上十点多,由京先生开车就开启了江西之行。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antufanwen.com/27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