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悬疑恐怖故事,细思极恐悬疑小故事!


小杨终于决定从BJ出发外出游玩,虽然他只有17岁,但他还是决定出行。他在SJZ换了车,在晚上将近9点的时候到SH。那时,月色已经笼罩了整座城市。天气非常寒冷,夜风像冰锥一样刺骨。

短篇悬疑恐怖故事,细思极恐悬疑小故事!

刚下火车

“不好意思,请问附近有便宜的旅馆吗?”走下火车的小杨问检票员。

“前边有一家旅馆,名叫铃龙,往前走一段,马路对面就是了。”检票员指着马路尽头说。

小杨谢过检票员,提着箱子朝铃龙旅馆的方向走去。这是他第一次来SH,人生地疏。不过BJ总公司的GL先生说,这是一座不错的城市。

他所在的这条马路上没有任何商店或者买卖商品的店铺,只有两边高大的房屋在静静地矗立着。它们都是一个模样,门廊、圆柱、四到五级通向前门的台阶,一看就知道,曾经有非常富有的人在这里住过。只是现在的一切都已破败,门窗上的油漆已经脱落。原本光洁漂亮的白色大门也有了缝隙,锈迹斑斑。走着走着,小杨忽然看到一块写着“提供早餐和住宿”的牌子下面有一只高大漂亮地插着毛茸茸柳条的花瓶。

小杨停下脚步,凑过去细细看了起来。窗子两侧都挂着绿色的窗帘,这让他感觉有些另类。屋里的情景则让他有舒适和惬意的感觉。小杨首先看到的是壁炉里熊熊燃烧的火焰。壁炉前面的地毯上,一只漂亮的德国小狗正在酣然入睡。灯光虽然有些昏暗,却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布置着精致的家具,一架小型钢琴、舒适的大沙发和几把松软的座椅。在一个角落的笼子里,还有一只大鹦鹉。

短篇悬疑恐怖故事,细思极恐悬疑小故事!

一只大鹦鹉

看到这些,小杨微微一笑。在这种地方看见小动物,往往预示着好事。所以他决定不再往前走,不管那个铃龙旅店有多好,他也不想多走半步。小杨觉得,他已经看到一家不错的旅馆了。况且,住这种小旅馆,晚上有啤酒喝,有好玩的游戏,还会有人聊天,关键是房价也会便宜不少。他曾经在这样的一家小旅馆住过几个晚上,留下了不错的回忆。他决定进去看看。但他刚想进去,突然有个奇怪的念头,在这样一个陌生的城市,尤其是晚上,住这样一种地方会不会不安全?虽然这里的整体环境不错,但这会不会是一种假象呢?

思来想去,小杨觉得,还是先到那个铃龙旅馆看看,虽然那里不一定好,但还是去了再说吧。小杨刚想走,两条腿却鬼使神差地不听使唤。他的眼里也全是那个“提供早餐和住宿”的牌子。那几个字在他脑中和眼中不停地乱转,“提供早餐和住宿”“提供早餐和住宿”“提供早餐和住宿”……每个字都像是一只大大的黑眼睛,透过玻璃窗注视着他,吸引着他,迷惑着他,迫使他无法离开原来的位置。小杨觉得自己就像着了魔,不仅无法离开,还向那家旅馆走去,他像被人控制了一样,手不知不觉地伸向了门铃。

“丁零零”,小杨似乎听到了一声很远很远的铃声。他正在诧异,手还没从门铃上拿回来,门突然开了。一个女人出现在他面前他是遇见鬼了吗?小杨不想吓自己。一般来说,摁完门铃要等一会儿主人才能开门,可这个女人怎么会在自己刚刚摁上门铃甚至还没松开的时候,就把门打开了呢?难道她一直在门口偷听,或者门上有个无法察觉的小孔,她一直在偷看自己?总之,这个女人把比利吓了一大跳。

不过,女人脸上的笑容还是让小杨放松了下来。“请进来吧。”女房东愉快地说。小杨便不由自主地走进了屋子,小杨不知道为什么要进去。难道这是一种本能或者某种神秘的力量?

“我看见了窗前的牌子。”他说。“是的,我知道。”“我正在找地方住。”

“这个我也知道,都给你准备好了。”她说。

直到现在小杨才发现,女房东是个很有风韵的女人,面色红润。身材苗条,双眼柔情似水。他看呆了,机械地说:“我正准备去另一个旅馆,这时正好看到你的牌子,所以就……”

短篇悬疑恐怖故事,细思极恐悬疑小故事!

风韵的女人,面色红润。身材苗条,双眼柔情似水

“所以就摁了门铃。亲爱的,这里有你想要的一切。” 女房东说。“我想知道,这里一晚多少钱?"

“100元,还提供早餐。如果嫌贵,可以再便宜些。”“100元就100元吧,我就住这儿。

“我就知道你会满意的。”说完,就把小杨引进了房间。女房东显得格外热情,就像他们从前认识,或者是久未见面的远房亲戚。小杨心里美滋滋的。他取下帽子,看看能放在什么地方。

“就挂在那儿吧,”房东及时帮了他的忙,“我来帮你脱大衣。除了小杨的大衣和帽子,客厅里再也没有衣服之类的东西,这让人多少觉得有点不自然。“这房子归我一人所有,”她领他上楼时回头对他浅浅一笑,“知道吗,我很少有机会带别人参观我的家。

短篇悬疑恐怖故事,细思极恐悬疑小故事!

女房东的样子

看着女房东的样子,小杨心里犯嘀咕,这女人神秘兮兮的,让人有些看不透。这么好的环境一晚才100元,他怎么也想不通。但小杨没有细想这些,为了避免尴尬,他说:“是吗,那我真的很荣幸。不过客人好像不是太多啊。”

“哦,亲爱的,那是我个人的原因,我比较挑剔,宁缺毋滥。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

“不过我总是事先准备好,这间屋子里的东西都已准备齐全,只等机会到来,进来一位年轻的帅哥。每当我打开门,看见一位合我胃口的人站在门口,我就无比快乐。”女房东已走到扶梯中央,她突然停下来打量小杨,面带微笑凝视着他。“比如你。”她像是在欣赏小杨,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走到二楼时她对小杨说:“我住这层。”然后两人来到三楼。“这层你住。”她说,"这是你的房间,希望你喜欢。”她领他走进一间小巧的卧室,进门时拧亮了电灯。

“每当清晨来临的时候,太阳会从窗子上升起,阳光会缓缓照射进来。金先生,你觉得这种感觉如何?是金先生,对吗?”

“不,我叫杨骁。”

“噢,对不起。杨骁,多好听的名字啊。我已经把床单熨暖了,杨先生,睡在一张铺着干净床单并且非常温暖的床上,那是多么舒服的事啊。如果你还觉得冷,随时可以点上煤气取暖器。"

“谢谢,您真是想得太周到了。”小杨说。

小杨转头看了看那张床,被褥整整齐齐地铺开,好像随时都可能有人来住。

“杨骁先生,真高兴你能来,我恨不得为你操办一切。”“没关系的,”小杨愉快地说,“不必为我担心。”“晚饭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准备。”

“我一点都不饿。我想马上睡觉,明天一早我还要给公司写报告。”

“好吧,我这就走。不过你需要在睡觉前到楼下的起居室签字。只要住到这里的人都是这么做的,这是房产法的规定,你也没问题的,对不对?”

小杨笑笑:“是的。”

此时的小杨没有发现女房东的任何异常行为,或者即使发现也没有过多的担忧。他觉得她没有恶意,她是个大方而富有爱的人。小杨猜想,她之所以对人这么殷切,可能是没有儿子,或者碰上了什么类似的不幸的事,心灵的创伤一直有愈合。

过了几分钟,他就按照女房东的话下楼来到了起居室。女房东不在那里,只是壁炉里炉火烧个不停,房间暖暖的,那只小狗仍然酣睡不起。看到此景,比利挺高兴的,他心想:我可真幸运。刚开始想得没错,遇到小动物会给我带来好运,这里的一切都很好。

小杨看见钢琴上放着一本住宿登记簿,于是掏出笔在上面写下了自己的姓名和住址。他看到自己前面还有两位客人或者只有两位客人,他很自然地瞅了一眼。一位叫王鑫德,从X习近平;一位叫刘嘉尔,从HB来。看完之后他有种奇怪的感觉,那个叫王鑫德的名字,他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或者曾经发生过一些什么事,他一时想不起来了。小杨以前在哪儿听说过这么个不寻常的名字。是学校里的一个同学?不是。是姐姐众多男友当中的一个?或者爸爸的老友?不是,绝对不是。

他又看了看登记簿。

王鑫德

X习近平市XXX路 231号XXX大道 27 号

小杨自己吓了一跳。他发现,第二个名字和第一个名字一样,也好像与某件事情有关系。“王鑫德。”他一边念名字一边想,到底是什么事呢?

“多可爱的两个孩子呀。”

小杨正想着,身后突然传来了女房东的声音。他看见女房东端着一只银色茶盘优雅地朝自己走来。

他们的名字好熟,真的好熟。”他说。“是吗?这真有意思。”

“我敢肯定我以前肯定在哪儿见过这些名字,真是奇怪,就是想不起来了。在报纸上?电视上?可他们又不是名人,我是说像明星、篮球明星那样的人。”

“哦,不,我想他们不是名人。不过他们都非常有魅力,两人都非常有魅力。他俩身材修长,相貌英俊,就像你一样,亲爱的。"小杨再去看登记簿。“你看,”他指着日期说,“后面这位是两年前登记的。”

“是吗?”

“是,肯定是。王鑫德早一年,到现在已经三年多了。”

“天啊,我都没去想过,时光过得真快啊!对不对,杨骁先生?”

“我叫杨骁”小杨说道,“杨–骁。”

“噢,是的。瞧我多笨。老是将你的名字记错,对不起,杨骁先生。”

“没关系。不过我挺好奇的,我是说他们俩,你知道他们的事吗?”小杨问。

“不,我并不十分清楚。”

“嗯,你看–这两个名字,王鑫德,刘嘉尔,如果分开的话我一个也记不住,但是放在一起就好像跟一件什么事情有关。他俩好像因为同一件事出名,你懂我的意思吗?就好像……呃……比方说特朗普拜登。”

“是吗,我真的不清楚。”女房东笑笑,接着就拿香茶和饼干给小杨。

“你真不用麻烦,”小杨说。女房东就只好笑着将东西放回原处。这时,小杨看到了她的手,小巧白皙,就像在实验室的器皿里泡过,指甲则涂得猩红,细看像是涂了一层血。

短篇悬疑恐怖故事,细思极恐悬疑小故事!

小杨看到了她的手,小巧白皙,就像在实验室的器皿里泡过,指甲则涂得猩红,细看像是涂了一层血

小杨对那两个人的事还是念念不忘。“我敢肯定是在网上看到的,我再想一会儿。肯定能想出来。”

“等等,”他说,“稍等一下。鑫德……王鑫德……是不是那个清华大学的男孩,他徒步穿过无人区,后来忽然间……忽然间失踪了。”

“清华大学的男孩?”女房东说,“不,不,亲爱的,王鑫德先生根本就不是什么清华大学的男孩,他是北京大学毕业的。好了,别想了,坐到我身边来吧,靠壁炉近一点,暖和暖和。”她拍了拍身边的空位,微笑着看着小杨。

此时的小杨有些异样的感觉,感觉女房东怪怪的。但他还是走了过去,坐在沙发边缘。女房东把茶杯放到他面前的茶几上。

小杨开始小口喝茶,她也一样。有那么一两分钟,两人一句话没说。但是小杨知道那女人一直在看自己。有时是用眼睛的余光打量自己,有时是明目张胆地直来直去。她的身体迎向他,好像在表达某种渴望。他不时闻到一丝从她那儿飘过来的奇特的气味,不能说不好闻,让他浮想联翩–嗯,他也弄不清楚联想起什么,好像是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

小杨这样想着,女房东却突然说起话来,“你知道吗,王鑫德先生喝起茶来可厉害啦,我这辈子都没见过像王鑫德先生那样能喝茶的人。”

“我想他离开你这里没多久吧。”小杨说。他仍旧对这两个名字感到纳闷。不过他现在终于想起那两个名字的出处,是在网络上,肯定是在网络上,而且他们的名字就在标题上,非常醒目。但他还是没想起具体的内容,不过很接近了。

“离开?”女房东似乎有些惊讶,“亲爱的,他从来就没离开呀,他还在这儿,刘嘉尔先生也在这儿。他们住在三楼,两人住在一块儿。”

听了这话,小杨觉得有些恐怖。他记起了房东说的那个房间,他曾经试图进去看看里面是什么,却被房东阻止了。小杨就没有进去,但他却闻到了里面浓烈的消毒水味,门缝里似乎还在往外缓缓地冒着冷气。

想到这些,小杨盯住女房东。她朝他报以微笑,接着伸出一只雪白的小手,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膝盖,小杨本能把腿往后缩了一下。

“亲爱的,你多大了?”她问。“17。”

“17!”她惊叫,“多好的年龄啊,王鑫德先生也是17,但是他要比你矮一点,牙也没你的白,你的牙非常漂亮。

“没有看起来那么好,”小杨有点不好意思,“里面补过。“刘嘉尔先生要大一点,”她继续说,“他28岁了。可是如果他不告诉我,我真想不到他有那么大。他身上一块疤也没有。

“一块什么?”比利问。

“我说的是疤。他的皮肤就像婴儿一样嫩。”

接下来是一阵沉默。比利端起茶杯,想喝一口茶,却又放下,他盯着杯子里的茶水,像是在盯着一杯毒药。现在,他觉得面前的这个女人让他毛骨悚然。突然,他想起了网络上关于那两个人的新闻:两起离奇失踪案,青年男子或被做成人体标本!天哪!小杨差点叫出声来,新闻标题的下面就是那两个人的名字!面前这个女人就像一个冷血魔鬼。但小杨还是要求自己镇定,他让自己尽量放松,然后像很随意似的指着角落里的那只鹦鹉说:“那鹦鹉可真漂亮,可它为什么不叫?”

“你是说那只鹦鹉?”女房东诡异地笑笑,“它不是活的。”“什么,做得真是太逼真了,一点也不像死的。谁做的?”“我。”“你?”

“当然。”她说,“看见那只狗了吗?”她指着蜷缩在壁炉前酣睡的那只小狗说。

小杨抬头看去。他猛然意识到,那只小狗也是一直一动不动地趴在那儿,就像那只鹦鹉。难道……

“你猜对了,”小杨的表情已被女人看透,“狗也不是活的。它曾经活过,但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短篇悬疑恐怖故事,细思极恐悬疑小故事!

女房东阴森的笑声

听了这话,小杨突然站起身朝门的方向跑去。但他没跑几步就感到头晕目眩,难道那茶有问题?此时,背后忽然传来女房东阴森的笑声,“我可爱的小男孩,你明白得太晚了,明天或者不久之后,报纸上或许也会出现你的名字。”

............试读结束............

查阅全文加微信3231169

如来写作网gw.rulaixiezuo.com(可搜索其他更多资料)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antufanwen.com/33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