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日记里的散文诗怎么写,爸爸日记里的散文诗是谁写的

今年过年回家收拾家务,无意间看到我爸十几年前写的日记,记录的是开大车拉货被抢劫的事情,那时候我才上三年级,我弟还有四个月才出生,隐约的只记得我爸当时回来的时候是鼻青脸肿的样子,我妈哭的比较伤心,当时我都快不认识我爸了。

下面是我爸的日记内容,具体地理位置我用了字母缩写,内容很长:

时间是2006年1月23日,阴历是2005年12月26日傍晚19点左右。我从ZJ省TZ市拉了一车橘子去往SD省ZB市。行驶路上遇到四名交警,正在前方向我示意停车检查,我的车拉的是水果,一切手续齐全,所以就毫不犹豫停下接受检查。

此时先过来的一名交警,年纪约在二十二三岁,白净的小脸,有点尖下巴,身高约在一米七左右。站在驾驶的那一面对驾驶员说;“请把驾驶证行车证拿出来看看”。于是驾驶员递过证件,拿到证件后,交警简单的看了看说:“你们的证件有问题”。

我听到后觉得惊讶,急忙跳下车向他们解释:“我刚买的六七个月新车,证件怎么可能有问题”。

接着又有一名跑交警跑过来,年约二十五六岁,紫黑色的脸,颧骨略宽,下巴略窄,脸看上去不太顺眼,身体约在一米七左右。厉声说道:“你们拉的是什么东西

拉多少,超载了吧?”,我急忙上车拿出罚款单和检疫:“我们已经交过罚款了,拉的是桔子”,说着我就把罚款单和检疫递给他看,当交警接过去看时,我就看到他的双手有些发抖。此时我就有点怀疑:他们是不是假交警,是不是抢匪呢?我心里产生一种不祥的预感,心里暗叫:“糟了”

又上来一名交警问:“你们几个人?”

我回答:“我们两个人”

此时我已经跟他们到了车后,其中一个交警说:“你知道吗,我们早已跟上你车子,你们的车子在今年四月份涉及了一个案子,诈骗了我们这里一车生姜,跟我们走,我们是刑警大队的”。

说话间四名交警都已经站到了我面前,他们四个全是穿着交警制服的。你推我拉像打架一般的将我向他们的轿车拉去,紫黑色脸人拿出手铐,不由分说将我左手拷上。此时我更加确认这些人是抢匪,绝不是交警,更不是刑警,直觉告诉我不能任凭他们摆布,要坚决的抵抗。

但是身不由已了,他们其中几个将我又推又拉,死命的将我向他们轿车里塞。由于我的手被拷住,越挣扎越紧,疼痛难忍,手像被电了一样麻麻的,反抗的力量远远差于他们,不由分说被他们塞入车里。

其中一人随即上车,猛的关紧车门。

我手被铐住了,我就用头和身体撞击那个同我一起上车的抢匪,那个抢匪随即就按住我的头往下压,边压边说:“老实点,不然有你罪受的”

我没有害怕,依然奋力的反抗着说:“你们是刑警吗?明明是抢匪啊!”。

在我大喊的同时,这个抢匪拿出电棒使劲的顶在我脸部,只听到啪啪的电花声,我的整个上半身都麻了,一直到脸上流下鲜血,之后抢匪又猛的将我向车座下推,我就倒在了下面,被铐住双手的身体再也没力气抵抗了。

之后我看到我的驾驶员也被匪徒拉进了的轿车里,我躺在后排座椅下,抢匪还对我不放心,又用胶带困住我的双脚,用脚踩住我的胸部。

抢匪对我的司机说:“把你们的车钥匙拿来”

“给不给他?”司机问我。

“给他吧”,此时我觉得不给他们也没别的选择了,于是司机便把钥匙交给了他们。

抢匪接过钥匙之后便交给了另外两个抢匪,另外两个抢匪拿着钥匙去开我的大卡车去了,然后这个抢匪说:“走,把车开去WF市局,我要对你们立案审查”

一会儿只觉得轿车开走了。此时我虽然身体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可是我心里却爆发着强烈反抗。我当时唯一希望的就是他们不是抢匪,希望他们是真的刑警,因为我没有任何犯罪行为。

于是我就提醒着我的司机:“你看好了,我们的车子向哪个方向转弯的时候告诉我一声”

“现在还没转弯,一直还在直走”司机回答

“放心吧,只要你们配合,我们不会把你们怎么样,现在我们只是把你们和车子送到市局去审查一下”,匪徒安慰着我们。

“前面我们的车子转弯了”司机告诉我

“那你看好了,一定要记好路”我提醒司机。

司机接着说:“路牌显示一边是往WF,一边是往习近平Q”

“你看好了吧 ,没事的”抢匪说

此时我感觉所在的这辆轿车行走的十分缓慢,路面十分的颠簸。

“哎呀啊,前面的我们的车子不见了”司机惊讶的向我说

那时我的心再次一震:“糟了,他们就是抢匪,一个有计划的团伙,一只巨大的魔爪好像掐住我的脖子,激动的我喘不过气来。

轿车停了下来,开车的抢匪拿出胶带说:“好了,请配合一下”,说着哗哗的撕开胶带,将我的司机眼睛一圈一圈的围着头缠了起来。

“我也没有乱动,我也不跑,你们为什么要这样?”我的司机着急的叫着

后排的抢匪说:“快把他的嘴封起来”

没几下,开车的抢匪就把我的司机的嘴封的结结实实的,然后又用胶带把他的双脚捆了起来。这时我才知道,我的司机双手早就被他们反铐住了,我的司机就像即将待宰的羔羊,丝毫不能动一下。

现在该轮到我了,两个抢匪侥幸的对话中掺杂着哗哗的胶带声,我的心彻底的萧条了,感到人生的路到此就走到了尽头了。感觉自己要与世长辞了!

胶带从眼睛到后脑勺一圈一圈的缠绕着,然后从嘴巴到脖子后面,整个头部只露出两个鼻孔,唯一能做的就只是喘气了。其余一切都被绑的结结实实的,只能老老实实的躺着,难以动弹!接着抢匪打开轿车的后备箱,先把我抬了进去,然后把我的司机也死死的塞了进去。那么小的后备箱塞进去了两个人,已经把两个抢匪累的够呛了!好不容易把后备箱的门关上之后,轿车又开走了。

后备箱的空间太小了,我们在这里挤得满满的,连动身的空隙都没有,只能听到轿车里面录音机的模糊的歌声,此刻的情况,歌声变得那么的刺耳,车子不断地颠簸,心里和身体都疼痛无比。

他们要把我们拉到哪里去?是不是拉到偏僻的地方就要把我们整死了?我们就这样等死吗?不行,我们不能这样的死了,得想办法,有机会就跑!

于是我就用舌头舔嘴上的胶带,渐渐的嘴边的胶带湿透了,嘴微微的可以动了,虽然说话不太清楚,但是可以勉强的发出声音,我说:“用脚把我眼睛上面的胶带蹬开” 。

司机听到之后,用脚尖对着我的脸用力的瞪着,我的头也使劲的来回的磨蹭着,渐渐的,嘴和眼睛上面的胶带一点一点的就这样的被扯开了,接着我就用嘴撕着他脚上的胶带,一点一点的就这样的把胶带咬开了,同样的方法,他嘴上的胶带和我脚上的胶带都撕开了。

唯一我们反铐着的双手是无论如何也打不开,看来这手铐就是我们最大的累赘了!

车子也不知道开了多久,更是不知道车子开了多远,我和司机也不知道说了多少话,最后还是总结出了一点:只要我们有一丝希望,就得逃跑,不能等死!

时间对我们来说是那么的漫长,每一秒都是痛苦的挣扎!

车子不知道行驶到了哪里,渐渐的停了下来!此时我感觉生死只有一步之遥了,我的脑子更加的清醒了。

轿车里面的两个抢匪下来了,到了轿车后面,打开了后备箱,这时天虽然很黑,但是我还是能看到他们凶狠的面孔,感觉这两个抢匪不再有人性了,虽然假警服穿在身上,那也是披着羊皮的狼!两个人使劲的将我的司机往外面拖,其中一个还拿着很长的绳子。我想:他们是不是要把我和司机勒死!

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他们把我的司机拖出后备箱时,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我的司机就像脱缰的野马一样,撒腿就跑,两个抢匪随即反应过来就去追,其中一个刚追了两步,就急忙的跑了回来,他可能是怕我也跑了。他准备关闭后备箱之后再去追我的司机。

其实这个时候我也早有准备,我支起双腿任凭箱盖砸下来,也不肯让他关死后备箱,抢匪一次一次的猛砸,我却没有丝毫的退缩,抢匪知道这样硬关没有用,于是急忙的跑向驾驶室,我知道他应该是拿家伙了!我不能这样等死,就在他转身的时候,我就将双腿甩出后备箱,想利用惯性跳出后备箱,但是因为双手被铐住了,头重脚轻的,这一下没有跳出来,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情况下,我又一次的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往外甩腿,终于跳出来了。如果不是面临死亡的威胁,我觉得让我跳一百次我都跳不出来!

就在我从后备箱跳出来的同时,那个抢匪的手里已经拿着一个大开口的扳手向我冲了过来,我也顾不上看他了,我只是一个劲的没命的往前跑,由于双手被反铐着,跑起来比较困难,身体不协调,感觉没跑几步就被就被追上了,抢匪将我一推,我便失去了平衡!

我重重的跌倒在地上,抢匪飞身跃起,举起扳手就向我砸来,我虽然倒在了地上,双手失去了力量,为了自救,无论如何也不能任由他乱打,在他举起扳手向我砸来的同时,我双腿迎上去死死的将他的扳手夹住,任凭他怎么拔都拔不出来,他只好放弃扳手,用拳头在我身上乱打一通,我被反铐的双手成了巨大的累赘,我只能靠着双腿勉强的挣扎。

如果只有他一个人的话,我这双腿就够他斗的了,可是偏偏这个时候,追司机的那个抢匪跑了回来,司机被抓到了,这下可糟了,一个压住我的上身,另外一个拿起了扳手,扳手像雨点一样向我砸来!我只觉得扳手在我身上从头到脚的哪里能动他就砸哪里!这个时候我已经彻底无法逃跑了!但是我还是一直的挣扎着!我仍是乱踢,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我就会反抗到底!

反抗了大约有20多分钟,我仍然在乱踢,他们着急了,其中一个抢匪问:“打哪里能一下子打死啊?”“对准耳后面打”另一个抢匪回答道。一边说着一边斜压住我的头,啪啪两声,我的两眼金星直冒,头昏耳鸣,这个时候我已经彻底的没有了反抗的力气了!感觉我现在是不是快要死了,血流了不知道有多少,有点喘不过来气了,呼吸声很大,现在回想起来感觉像是案板上的猪,是死是活全无知觉!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就像在睡梦中醒来一样,头脑渐渐的恢复清醒,不久便和之前一样清醒,但是眼前一片漆黑,我想睁眼时才发现我的眼睛被胶带封住了!动了一下身体,感觉浑身疼痛难忍,看来不能乱动了,突然颠簸了一下,我身体上下撞击到了东西我才发现我又被装到了后备箱里面了!

我现在还是抱着一丝丝的逃跑的希望,但是我还有力气逃跑吗?他们就算是放我走了,我还能有力气走吗?他们准备把我拉去哪里呢?他们准备把我弄死,我却没死,他们是怎么想的?我的大脑反复的思考着一个又一个的问题,最终还是一心的想办法逃走,我只要跑出去就可以活命,就可以报警了!跑出去时唯一的目的,不能第二次等死了!

于是我忍着剧痛伸了伸腿,顶了一下后备箱盖,觉得还有点劲,腿还没断,只是双腿依然被困住了,再试了试被反铐着的双手,感觉手不麻了,比之前的时候更灵活了!才发现手铐被他们换成了胶带了,没了手铐后,我的心比之前稳了,我反捆的手乱摸,希望可以摸到一些有用的东西能把手松开!

真好!我竟然摸到了一把梅花螺丝刀,我就双手紧握这把螺丝刀,一点一点的对着手腕上面的胶带捅,这么艰难的动作不知重复了多少次,即使是手腕磨破了,忍着剧痛,我也丝毫没有停歇,磨了不知道多久,手腕处的胶带完全松开了,然后我解开眼睛和脚上的胶带。

不知过了多久,车子停了下来,听不到他们说话的声音,可能他们在车上睡着了,录音机里面刺耳的歌声一直没有停过,可以确认的是距离农村不远,隐约可以听到鸡叫的声音,时间应该是下半夜了,锁在后备箱的我暂时没有逃脱的机会。

不一会,车子启动了,车速一会快一会慢,有时好像突然掉头了,有时又突然停下,有时突然加速,车子究竟是如何行使的我也不确定了,只觉得他们是为了拖延时间,我猜他们可能是想等同伙把我的车子处理卖掉后,再把我给干掉。这样他们就可以溜之大吉了。我下定决心,不能让他们得逞,唯一的办法就是活着逃出去!

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他们又下来打开了后备箱,发现我身上的胶带都松开了,对我更加的谨慎了,用很细的绳子将我的手反捆住,之后又用胶带缠了很多层!眼睛和脚腕也用胶带缠了很多层,然后又重重的锁上了后备箱。还好他们没有发现螺丝刀,之后我继续用螺丝刀将身上的绳子和胶带磨开了。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了,肉体上剧烈的疼痛让我觉得度日如年,有时真希望他们一下子把我整死算了,我也不需要受这折磨了,然而一想道他们会逍遥法外,我的死就没有任何价值了,我的求生欲就变得更加的强了,忘记身上的疼痛,寻找逃出去的机会。

车子依然在跑,大概是行驶到了平坦的大路上了,感觉不到一点的颠簸了,发动机剧烈的咆哮着,在漆黑的后备箱里,我时时可以听到旁边超车的声音、大卡车的喇叭声、柴油机的砰砰声,由此我确定现在是白天了,求生欲更加的强烈了!

于是我摸出螺丝刀,从后备箱的缝隙里插出去,也仅仅只能翘出一个拇指粗的缝隙,此时外面的光线射入后备箱内,可以看清里面的一切了,惊喜的发现后备箱内有不少工具:黄油枪、千斤顶的撬棍等等,看到撬棍后,我信心更足了,我左手用螺丝刀撬起小缝隙,右手用撬棍插进去,接着整个身子趴在撬棍上,尽管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压住撬棍,但是也只能撬起拳头那么大的缝隙,我来来回回的撬动着后备箱,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后备箱一直也没有撬开!由于很久没吃东西了,再加上浑身都是伤,我只好无力的趴下来休息。

看来想撬开后备箱是不可能了,但是我还是没有放弃逃出去的念头,休息一会后,我接着撬,我将黄油枪卡在缝隙中,缝隙略微变大了一点,可以看到外面来来往往极速行驶的车辆了,求救心切,我急忙的把手伸出后备箱胡乱的挥舞着,嘴对准着缝隙大声的呼喊着救命!同时在车子副驾驶的我的司机也大喊着救。

我清楚的记得,那时好多车辆和路边的行人都听到了我们的求救,可是他们却无动于衷,一切的呼救都是那么的徒劳无奈!抢匪急忙把车停到了人少的地方,跑到后备箱恶狠狠的对我说:“老实点,不然有你罪受的!”说完之后又匆匆忙忙的把车开走了,这时的车像发疯的狗一样跑的更急了!

我知道事情更加恶化了,我需要抓紧打开后备箱逃跑,不然我就死定了!一会儿,车子就驶离了大路,进入了小路,车子明显的颠簸了起来,但是车速依旧很快,车子像兔子一样蹦蹦跳跳的跑了起来!有时候急刹车,有时候急转弯,我可以通过缝隙清楚的看到车后的一切。

车子行驶到了一个小镇上,由于春节将至,街上的行人特别的多,车子只能慢慢的行驶,我在后面一边撬后备箱一边大声呼救,行人距离我很近,甚至触手可及,但是他们也只是用惊讶的眼神望着我,没有一个敢上前帮忙的。

车子就这样的驶过了小镇,之后好像又驶过了一个村庄,行驶了一段时间之后,车子在很小的小路上停了下来,两个抢匪来到了后备箱前,一个手里拿着扳手,一个准备开后备箱,眼看他们要打开后备箱了,我不能坐以待毙,我做好了生死决斗的准备。

在抢匪打开后备箱的同时,我手握撬棍跳了起来,向着那个拿着扳手的抢匪迎面打了过去,两个抢匪对我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不知所措,本能的向后一退,我趁机而逃,当他们反应过来时,我跳到路边的山涧下,我头也不回的没命的跑,心里面想:就算跑死了也不能死在他们手里面!

足足跑了四五十米,喘不过气来了,心里面想跑,可是再也跑不动了,无力的一头趴倒在地上,勉强的回头看了看,他们已经上车了,根本就没有来追我。

此时我多想再躺在地上多休息一会,干渴的嘴里舌头几乎无法动弹了,太久没有吃东西了,腿虽然没有断,但是却像断了一样疼,确确实实不想再走半步路了,脸上火烧一样的疼痛,麻木的手摸了摸脸,发现脸已经肿的很大了,眼睛只剩下很小的一条缝隙,几乎看不清东西了,摸了摸头发上已经干了的血块,浑身上下没有一块没受伤的地方,疼痛的几乎让我昏厥回去。

抬头望着山头上一杆高的太阳,我以为是上午八九点,其实那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呼呼的寒风吹来,我才发现我没有穿外套、没有穿鞋。颤抖的身子缩成了一团!

想到自己绝处逢生,还活着,我心里轻松了好多,现在又渴又累,就只想找到一个好人家能够要点吃的。

于是我艰难的爬了起来,顺着小路一瘸一拐的走着,望着前面远处有好多的房子,心里充满了希望,可是相隔甚远,放在平时,很快就可以走到,可是现在遍体鳞伤,想要走到村庄对我来说,难于上青天,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歇了多少次,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

这时远处来了一辆小的手扶拖拉机,上面坐了三四个人,我想他们肯定会载我一程,可是到了近处,我刚要上去打招呼,拖拉机猛的向边上一躲就开走了,车上的人个个都惊恐的望着我,这时我才意识到我的样子太吓人了。

看样子还是需要自己慢慢的走,只觉得天旋地转,两眼冒金星,差点跌倒在路边的冰面上,两只耳朵也嗡嗡作响,我停住休息了一会,接着又继续向着村庄走去。

不一会,前面出现了三四个小孩,其中一个拉着平板车,另外几个在后面推着平板车,直直的向我这个方向跑来,我急忙招呼道:“帮忙把我拉到村里面去”。当孩子们看到我时,一个个吓得使劲摇头,我只好耐心地向他们说明我的遭遇,孩子们出于好奇心,觉得我不那么吓人了,一起将我拉上了平板车,之后便调转方向朝着村子跑去。

到了村头,我让他们把我拉到有公用电话的地方,孩子们告诉我只有一家小卖店有电话,于是就把我拉到了小卖店的门口,我下了平板车跌跌撞撞的走进了小卖店,店内极其简陋,柜台里三三两两的零食,柜台上只有一部电话,我身无分文,请求店主给我打个电话,经过再三的请求,店主允许我打电话给家里,打完电话给家里之后,我请求打电话报警时,店主吓得急忙把我撵出店外,然后把门锁住了。

天渐渐的黑了,我蜷缩在店门口,旁边站着几个围观的村民,指指点点的,那时正是寒冬四九,没有棉袄,赤脚,寒风刺骨,冷的全身发抖,加上好久没有吃东西喝水,几乎快要丧失说话的能力了,本想向他们讲述自己的遭遇博得同情,然而颤抖微弱的声音没有得到任何人的帮助,哪怕给我一个温暖的落脚处。

渐渐的围观的人散去了,现在不仅是身体冷,心更冷!

我慢慢的挪动麻木的身体,希望可以找到一个草堆暖和一点,山区的草堆也比较少,找了好久没找到,这时遇到一个好心人,当他看到我遍体鳞伤瑟瑟发抖的样子时,十分的惊讶,把我扶进他的家里,让我坐在火炉旁,亲切的为我到上了一杯开水,给我找来了一件棉袄和皮鞋穿上,那时,温暖已经遍布全身,一种家的感觉油然而生,充满了安全感,一颗冰冷的心被暖化了,此时我感动的说不出话来。

时间过的很快,当地的警察来到了门口,进来四五个警务人员,简单的了解了我的情况后便把我带去了警局,后来我才知道,是我的司机逃出去报了警。

日记到此就结束了,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快20年了,老爸现在身体健康,吃嘛嘛香,感谢当时给我爸提供帮助的好心人,那四个抢匪后来也没有抓到,我想他们肯定不止做了这一个案,就算看到了这篇文章也应该记不起来是哪次做的案了,我只想说,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试读结束............

查阅全文加微信3231169

如来写作网gw.rulaixiezuo.com(可搜索其他更多资料)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antufanwen.com/61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