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血淋头的意思,狗血淋头的意思是什么

亲爱的,这是连载《我的海棠我的秋》的姐妹篇——《天明有暖风》的第227章,希望大家喜欢

上集写到:

他们一起回到小阳台,坐下享受亲子时光。

“这个阿姨很有经验,说起孩子头头是道,但她的回答里面,有不少取巧的成分,比如你问孩子的辅食要怎么做,还问她知不知道婴幼儿按摩操……”

他笑看了妻子一眼,“明慧,你都没发现她回答的,都是你曾经发到朋友圈里的那些吗?很明显,她在讨你这个女主人的欢心呢。”

这是阿姨的聪明,也是她的小心机,温扬淡淡的。

“不过,这种心眼无伤大雅,我们那么缺人,就先留着看看吧。”

1

地下停车场,周阿姨想说什么,张晔示意上车再说,两人一前一后开车门上车。

进进出出的豪车很多,左边进右边出,一个停车场的出入口,搞得挺大的。

“这个小区……是有钱人住的吧?”周阿姨靠在窗边往外看,眼里都是羡慕。

一片冬日萧瑟呢,这个小区却还有绿植,并且到处都显得特别洁净,红色的整体墙面,更显高档。

“是啊,一平近十万,是个好小区,一套房随随便便一千五百万。”张晔说。

阿姨咋舌,一千五百万?!那住这里的人该多有钱啊?这是人住的地方吗?是天堂吧?

张晔在内视镜里看了她一眼,笑了笑,眼神说不出的阴鸷。

“羡慕是吧?也没啥好羡慕的,人家有本事,能赚自然能用,你好好在她家做,钱总这个人是绝对大方的,她随便给你点什么,都不少钱。”

周阿姨撇了撇嘴:“我要她漏东西给我干嘛?我不要东西,我只要钱,有钱我就能买好多自己想要的东西。”

一个月这边两万,张晔那边说还能给五千,那就是两万五,别说两个娃了,就是一群娃,她都乐意带。

而且,那俩孩子看起来就聪明机灵,肯定很好带,她都迫不及待跃跃欲试了。

张晔看她那么兴奋的样子,忍不住笑:“那你记得我交代给你的事情没有?”

“记得,”周阿姨注意力都在外面的风景上,嘴上回答得很溜,“投其所好,少说话多做事,也多记事,有啥事都和你们说,你放心啦。”

周阿姨笑,“我们是亲戚,文茵也交代过,让我好好带娃,好好对人家,我当然不会敷衍,我做事,你放心。”

张晔的侧脸颊鼓起一个硬疙瘩,他闷声不响地笑了一下,转开了视线。

李文茵?她可真是……都结婚嫁人了,还那么迫不及待啊,是不是惦记好久了?

真TMD!

“那是,小姨做事,我一向放心。”他慢吞吞地说。

2

不管真假,也不管好赖,保姆总算是请进门了。温扬没见到詹姆斯,两口子最着急的事,总算暂时告一段落。

离春节还有两天,大家都在忙着置办年货打扫卫生,天南地北,皆是如此。

安徽,皖南,蒋家。

孔敏儿终于出月子了!不,是出了42天的大月子。

她这天一解放,就安排了一整天的活动,早上出门前,挤了满满两罐奶放在冰箱里,然后呼朋引伴出去玩了。

和闺蜜去早市吃米粉,去步行街逛街买衣服,中午吃了铁板烧水煮鱼,再去美容院做SPA,晚上再去吃火锅,享受了整整一天的自由。

人自由,心情放松,从早到晚,放纵了个够。

吃完晚饭她才回家,一脸魇足地对蒋妈妈说:“我就讨厌吃你弄的那些菜,油腻还清淡,真是快吃吐了。”

蒋妈妈想说不油腻,每次都撇了油的,清淡是清淡,可你在喂奶不是。

她张了张嘴,到底什么都没说,走开了。

在这边一个月零几天了,蒋妈妈越来越寡言,除了带孩子做饭做家务,她几乎一天都不说几句话,成了这个家最安静的存在。

蒋夕林笑嘻嘻和老婆开玩笑,问老婆吃了些啥好东西,这么开心?

两口子关上门嘀嘀咕咕,笑声从门口传来,蒋妈妈抱着大孙子走开,一脸落寞。

一顿外出的饭如果能让家里喜怒无常的儿媳妇开心,蒋妈妈觉得也是值得的。

但她没想到的是,妈妈开心了,受罪的却是大孙子。

当晚临睡前,孔敏儿喂了奶,蒋妈妈把孙子抱走了,后半夜,大孙子开始拉肚子。

从半夜十二点到三点,孩子拉了六次,都快虚脱了,肛门全红,像辣椒。

孩子哇哇大哭,哭声从开始的声嘶力竭到最后的嘤嘤咿咿,精气神眼看着就下去了。

3

大人当然都没办法再睡觉,玩了一天睡得正香的孔敏儿被叫醒,她睡眼惺忪,张口就是抱怨。

“肯定是你晚上给孩子洗澡没开浴霸,或者穿衣服穿慢了,让宝宝凉到肚子了。”

蒋妈妈争辩:“我没少开,我全开了。”

“那就是你早进去了,卫生间还没热,你就脱衣服了,你老是不等等,总是没等房间暖和就进去了。”

蒋妈妈张口结舌:“那是我自己洗澡才这样,我想省点电费,给宝宝洗澡,我从不这样,都是热得冒汗才进去的。”

婆媳俩眼看着要呛起来,蒋夕林拼命朝妈妈使眼色,蒋妈妈闭了嘴。

她委屈极了,做好不得好,说的就是自己吧?

怎么什么都能怪到自己头上呢?

拉得太厉害了,就像没有栓,孩子眼看着脱了水。

凌晨四点,三个大人都慌了,抱着孩子去医院挂急诊。

急诊室的大夫过来简单检查了一下,问了句:“这像是吃坏了的拉肚子啊,妈妈是不是吃了什么,过奶给了孩子?”

话音刚落,大人间的气氛诡异地安静了下来,只有宝宝有气无力的哭声还在持续。

蒋妈妈不懂吃了什么,孔敏儿回来也不会和婆婆说她在外面吃了什么,她看过去,看到了儿子媳妇一脸的尴尬。

孔敏儿更是,连视线都不和她接触,往旁边飘。

医生一下子明白了,马上开吊瓶输液,跑不掉了,42天的小婴儿拉成这样,轻重程度就要看明天正式上班,儿科检查再说。

“这么小的孩子急性肠胃炎真遭罪,你们可得千万小心点带,别把肠胃整弱了,那才糟呢。”

扎吊针时宝宝的哭声一下子拔高,哭得几乎断了气,三个大人都红了眼睛,蒋妈妈更是心疼得眼泪直掉。

“和你说了别出去乱吃,你看看。”蒋夕林心疼儿子,说起了老婆。

孔敏儿一下子炸了,她还没说什么,蒋妈妈也接了一句:“是啊,你在喂奶呢,哪能只顾自己痛快,不管孩子呢?”

这句话捅了马蜂窝,孔敏儿抱着儿子,对着婆婆喊了起来。

“我顾着自己痛快?!你这话说得不亏心吗?我要是只顾自己痛快,早和你儿子离婚八百回了我!”

4

冬天凌晨医院急诊大厅压根没人,只有护士刚打完针还没走,人家奇怪地看了他们一眼,赶紧走开。

蒋妈妈瞬间涨红了脸,她站在一边直哆嗦,气的。

蒋夕林马上瞪老婆一眼,但没敢直接顶,而是把话题转到了儿子身上:“你干嘛呢,吓着儿子了。”

孔敏儿压低了嗓子,但说话没停,依然冲人。

“我的儿子我不心疼?什么叫我不顾孩子?我不顾孩子我能忍这么久,30天我就可以出月子了,我硬憋了42天,我是妈妈,但是妈妈前,我先是个人……怎么连吃东西的自由都没有了!你管得可真宽啊!”

蒋妈妈那口气堵在喉咙里,她头晕眼花,眼看着就要栽倒。

她都已经够小心够不说话了,怎么还不行呢?

知道自己以前话多,讨人厌,她闭嘴再闭嘴,可毕竟不是真哑巴啊,这日子……过得太憋屈了。

一边的儿子拉了拉自己的手心,蒋妈妈咽了口唾沫,勉强站稳。

孔敏儿还没说完,并随着话题引申到了其它地方,终于说到了心里那个最大的疙瘩——大姑子蒋夕溪了。

“不是说她是正义警察吗?现在都快三个月了,怎么那边还没有定案呢?我就等着呢,等着看是她对还是我对。”

“我本来是好意,好心好意给你办养老,我哪里花了你的钱,你说!祖屋的钱,我是一分没留都拿出去了,如果换个儿媳妇,你看钱进去了还能出来不?”

“我这么好说话,你们就紧着我欺负,把我耍得团团转,从这里骗去北京唱戏给你们看,我那时候都九个月的肚子了,你们蒋家人也太狠了,一点都不怕我会早产啊!”

孔敏儿说起来也是满腹委屈,眼泪哚哚跌,瞬间湿了一脸。

蒋妈妈在一边看着,看着儿子一脸尴尬劝着,但每次开口都会被呲回来,最后被呲得体无完肤。

怎么这个世界人人都有委屈呢?大家都好委屈,那到底……我算什么?

5

“夕溪……她有什么错?”蒋妈妈哆哆嗦嗦的,从牙缝中挤出了这句话。

孔敏儿正梨花带雨,猛地愣住了。

蒋妈妈甩开儿子的手,扶着椅子在一边坐下,她腿直发软,站不住了。

“她有什么错?”蒋妈妈又重复了一遍,她自言自语,语气悲凉,“所有的错,都不在夕溪身上,而在你身上。”

她看了儿子一眼,“是你没用,才会让姐姐和妈妈,这样被人指着鼻子骂。”

“你真要我算吗?夕林,你不会忘了吧,你现在住的这套房子,还是你姐姐买的,买来给我养老的,还有……你的婚事,彩礼钱,开门钱,七七八八的,都是姐姐出的钱。”

“结婚的是你,为什么要姐姐出钱?好,你说这些都是父母要操持的,那难道那些父母没钱的,或者无父无母的人,都不结婚了吗?都有个好姐姐吗?”

蒋妈妈嘴唇发白,眼前发黑,她努力忍着,让自己慢慢把话说完。

她想着息事宁人的,刚回来的时候,她是真觉得女儿错的更多,太过于不讲情面,让弟弟为难了。

可真在这个家住下去,伺候月子就像伺候皇太后一样,她明白了:女儿说的没错。

孔敏儿的性格,不是公主命,却有公主病,是那种被宠坏了的女孩,无事时,她的恶只是小恶,多嘴,喜欢八卦,爱议论,挑剔,贪心,自私。

这是每个人都有的毛病,不算什么,这些都抵不住她青春无敌,娇柔美丽,活泼鲜亮得就像一颗水灵灵的水蜜桃。

年轻女孩总是这样的,虚荣和青春并存,无可厚非。

可一旦有事发生,她的这些小毛病,每个都会被放大很多倍,最后成为深渊。

世界上大部分的恶,都是小恶累积变成大恶吧?

不,应该这样说,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恶,出发点都是好的,然后做着做着,成了小恶和大恶。

“如果不是你姐姐这一下,你们到现在应该投了更多钱进去,可能还借了不少,正做着发财的美梦吧?”

“即使是私底下偷偷和你们说,就算说破了嘴皮,也是没用的,对吗?”

6

孔敏儿眼睛一横就要辩解,蒋妈妈对着她挥了下手:“你闭嘴!”

蒋夕林重重拉了她一下,孔敏儿勉强忍下,鼻子里哼了哼。

“不服气?对,你当然不服气,那就等着吧,你说了没有定案,那就等着吧,是好是坏,总有定论的。你别着急骂人,我也不缺你这点骂。”

“我也五十五了,想不到这辈子除了死鬼老公,还能被儿媳妇骂,也是新鲜。”

蒋夕林有些羞愧,刚才他就被说得抬不起头来,现在更加无地自容。

“妈,你别这样说,你要教训儿子媳妇,都是应该的。”

“不,”蒋妈妈缓缓叹了口气,“没有应该的。”

她看着性格懦弱的儿子,恨铁不成钢,但又充满了无奈,目光从儿子掉到孙子身上,孙子已经睡着了。

小孩子睡得香,不管外面大人怎么吵,都没影响他睡觉。

一晚上的折腾,孙子的脸颊明显瘦了一圈,脸色有点青,看起来可怜兮兮。

“我知道你看不上我,不仅仅是因为我老了,讨嫌,还因为我也没钱,没办法给你更多,更因为你就是不喜欢和婆婆住,无论这个婆婆是谁。”

蒋妈妈最后的视线落在了愤愤不平的孔敏儿脸上,心里叹了口气。

对啊,你看,人就是不可改,无论你是苦口婆心还是循循善诱,甚至是破口大骂百般辩解,就是不可改,固有观念就是如此。

她这辈子啊,都是在徒劳,徒劳地想过好日子,早早结婚生子,遇上个垃圾,徒劳地想维系住家庭,就算吃苦受累都不怕,最后还是空的。

她可真穷啊,就现在这样……想争口气说我走,我不吃你们的,都是走不了的。

不是问儿子要钱,就是问女儿要钱,自己最后那点钱还没握热呢,就被霍霍掉了。

这辈子,活得真憋屈,真不是滋味,也真没有自己啊。

“我想回北京了,夕林啊,你送妈妈回去吧。”

(第227章,完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antufanwen.com/21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