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作文800字优秀作文,改变600字作文

.何志明.

小白,别忙着下班。我有好事情找你。快下班时接到办公室主任打来的电话。

我一看时间到点了,于是收拾办公桌。羡慕嫉妒眼睁睁地看着几个同事嘻嘻哈哈地离开下班了。

我以为吴主任有什么明天的工作要给我作安排,就急急忙忙拿着记录本到他办公室去。一进门还没有吭声,正在看材料的吴主任抬起头来“来了,我还准备等会儿再叫你呢。既然来了,那我们就先聊一聊”。

小白,你来了十多年了吧?

来公司十五年了。来集团办公室十二年。

是啊,我记得你进公司开始是在下面分厂工作的。那年我看见你们分厂的一个工作汇报材料怎么比过去写得好多了,一打听才知道是一个刚从车间调到分厂的年轻人写的。后来,我对你作了全面了解,向集团领导作了推荐,人力资源部好不容易才将你要上来。你们分厂舍不得你。

谢谢吴主任。那时候能够进这么一个几千人的老国企的集团办公室还真是不容易。我知道,当年办公室的好多人都是一些领导的亲属或者关系户。全靠你在领导面前美言,否则是不可能调上来的。

我只不过是推荐,关键是集团领导了解后拍的板。唉,一晃十多年,当年的那些集团领导前几年就陆陆续续退休了。时间过得真快,我也没有半年就到点了。小白,你也“奔四”了吧。

三十七岁多了。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有一句顺口溜“三十七八正在望提拔,四十七八再干也白搭,五十七八回家抱孙娃”。我们的小白也该提拔提拔了。我找你来就是说一说提拔的事。

原来吴主任这一两年就在思索他退休后谁来接班的事情。办公室几个同志都考虑过,但他考量再三,还是认为应该找一个笔头子稍强的。因为在办公室办文、办会、办事的基本功里头,办会、办事基本上几个人都可以。而办文就不是每个人都拿得出来像那回事的。于是,吴主任矮子里头挑高一点的决定了我。其实,我写东西也差得远够得学,每每吴主任一改,我心里由衷佩服改得好。特别是我刚来办公室那几年经常都被吴主任改得面目全非,甚者还推到重来。吴主任电脑不行,有时候急的东西,他甚至直接面对面口述,由我在电脑上记录,一边说一边想一边改很快就将材料完成。

吴主任说,他已经口头上给主要领导汇报了他的想法,主要领导也基本上同意他的意见。听了,我心里有了一丝丝涟漪。

吴主任提醒,主要领导是企业改制整合后新来不到一个月的,他同时说还要观察观察,还要看这一段时间我能不能继续经得起考验,也就是能不能久经考验。可能领导会先让你担任副主任或者主任助理,你都不要有任何怨言,先干到起再说一步步来,千万要经得起考验。吴主任再三咋呼。听了,我心里掀起一阵阵波澜。

吴主任推心置腹,除了你个人综合条件不错外,我还考虑到你家庭条件不是很好,小孩也快上中学了,正是爬上坡负担重的时候,提拔了好歹每个月能涨几千元工资,一年就是好几万,对一个小家庭来说还是作用不小的。听了,我心里涌出一股股暖流。

从单位出来我一直都是好心情,我的好心情一直保持到进了家门。妻子告知,刚才远在一千多公里之外的姐姐来过电话,姐夫去世已一周了。姐姐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告诉我们,是想我们工作忙,两地之间又没有直达的火车或者飞机,我们去奔丧很耽误时间又不方便。所以就在后事处理好了才告诉我们。我的心一下就凉了半截,为我姐难过。现在她一个人要承担起家庭重担,日子会更难了。因为他们的小孩马上就读高中了,更是负重前行包袱重的关键时候。

妻子还告诉我,姐姐特别要求她监督我不要再喝酒,即使工作上必须喝酒时也要尽量有所控制。医生认为,姐夫的肝病是长期饮酒过量导致的。因为百分之九十的酒精都通过肝脏代谢,只有百分之十的酒精通过尿液、汗液和呼吸排出体外。姐姐知道,我爷爷、父亲都是煤矿工人出生,井下干活体力消耗很大又潮湿,他们一直以为喝酒可以解除疲劳又驱除风湿,所以都好这么一口。我由于祖上遗传基因加之耳濡目染,虽然酒量不行但过去对酒也是来者不拒。特别是到集团办公室后,经常都有公务喝酒的机会,那就既过了酒瘾饱了口福又省了酒钱何乐不为。

妻子话音未落,我立即掏出手机给姐姐打电话。电话中我还没有安慰姐姐几句,姐姐就滔滔不绝地说起喝酒误事喝酒坏事。说来说去就是没有管住姐夫喝酒,告诫我一定不要喝酒了。我答应了姐姐。这不仅是让她宽心让她放心让她安心,而更主要的是我平时在家中基本上是不喝酒的,现在参加公务宴请也是尽量躲的。因为实实在在是对长期的公务喝酒产生了反感、厌倦。秘书工作令人头痛的除了那无休止的、马拉松式的会议,那经常的加班加点、熬更守夜……使你腰酸背疼、神经衰弱、头昏失眠之外。即使是群众常说的“吃福喜”——陪客吃饭就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就说前几天陪领导到一个单位去拜年吧。好客的主人留着吃饭,推辞不过,只好悉听尊便。席间,已经有了戒酒之意的我本来想滴酒不沾的也只得到哪个山唱哪个山头的歌,抿了两口酒。可现在兴承包,哪样都得承包。“这杯你承包了,不然就看不起我了。”耿直的主人如此盛情,说什么也得喝,舍命陪君子呗。我刚声明只能来点啤酒时,主人就叫起来:“白的!白的!越透明越好!现在不是提倡透明度吗?”说着,不由分说又给我斟了一杯没色的。酒过三巡之后,行伍出身的主人就展开了车轮战。第一领导敬你一杯,当然得喝,那肩上两杠三星的确令人崇敬;第二领导敬你一杯,也应当喝,那两杠两星,使你……,依次下来谁敬的都得喝,个个都是有身份、有贡献的老同志了,你一个小秘书还有啥摆谱的呢?喝,有一定酒力的我也不胜酒力了,早就醉了:头上发烧、脸上绯红、身上畏冷、胃里发胀。主人中的一位干过侦察参谋的处长开始发布新闻:“据侦察,白秘书已经不堪一击,他的首长还可再战。”引得满座哄堂大笑。于是,主人们又把主攻方向对准了我的领导。看见领导受到包围作为手下岂有见死不救之理?只得又帮领导抵挡了几杯。舍了,不就是酒吗!终于,我努力镇定步子,钻进了小车。埋头趴在车窗上看见小车的后轮在极速地旋动,而我也吐得头晕目眩。终于被人搀扶着穿穿倒倒歪歪扭扭深一脚浅一脚如踏絮棉地回到家里,瘫倒在床。满脑子嗡嗡,还夹杂着妻子的呵斥声:“喝不得就不要喝嘛,酒是公家的,身体是自己的……”她吵她的,我睡我的,脑子里不断地冒出新词:“一四七,三六九,硬着头皮朝前走,秘书,苦酒,秘书、苦酒……”

还有一次,我更是狼狈,参加公务喝酒时喝醉了上洗手间,晕倒在地。听见同事们离开时叫我的声音,就是回答不了,想叫他们来扶我,却出不了声。甚至还有那么十多分钟耳朵也听不见,安静得很,后来听见声响了,自己才能慢慢地扶着墙站了起来。一个人回家脸脚未洗就躺下睡了,半夜三更口干舌燥找水喝,一看好多未接电话。原来是同事们以为我怕喝酒提前打退堂鼓了,来电话声讨我的。只有吴主任的电话是关心我是不是喝酒出事了。

是夜,想起这些,辗转反侧,夜不能寐。联系到姐夫的不幸,对酒的厌恶油然而生。因为这个酒,那么好的姐夫,当年比我姐姐还更积极扶持我上大学的姐夫才四十多岁就告别了人生。于是,我痛下决心:从明天起不喝酒了。

第二天也是快下班的时候,吴主任过来对大家说,同志们抓紧时间给家里的“领导”打电话请个假,今天晚上要吃了饭才能回家。他讲,新来的主要领导说办公室的工作很辛苦,特别是企业刚刚整合同志们更加辛苦,今天晚上请办公室的同志们一起吃个饭,感谢感谢大家对他工作的支持。我一听头都大了,昨天晚上才开始下决心戒酒今天就开戒了。躲是躲不掉的,其一是主要领导请客而且是新来的,必须到场;二是办公室全体都有,没有谁能跑得掉。同事们大多数都面露难色,或者是苦笑着没有当面吱声。可当吴主任一离开回他办公室后,就有两个人异口同声:“唉,又要吃饭喝酒。今天我家里还有事情呀!”嘴里虽这么说,但还是跟着大家或座机或手机纷纷或丈夫或妻子或父母打电话或“请假”或拜托或委托或交代事情。

大家早早地就赶到了餐厅,等候领导的光临。都懂的,这是工作人员必须的规矩,身份越低的人越要早到。你要晚到或者迟到,那你就是领导或者是罚酒三杯的对象了。领导们也很快就满面春风进来了,给办公室的同志们逐一热情地握手。主要领导一落座,以下的位置排序就出来了,每个人都懂得都明白都知道自己该坐在哪里,谁都清楚自己在单位在社会的位置,特别是我们这些搞办公室服务工作的更是不会错的。

各就各位后,吴主任就手一挥招呼餐厅的服务员赶快上菜先把各位的酒杯满上。一桌十多人的酒杯还有一两个没有斟上,主要领导就笑容可掬地来起了开场白:

“我来了快一个月了,还没有给全体办公室的同志一起见个面。虽然小高小白小张小王小什么的这些我叫得出来了,但具体的名字还没有弄清楚。今天请大家吃个便饭喝杯薄酒联络一下感情加深一下印象,以后每个人的名字我就搞清楚了。”

他接着说,今天三个主题:一个是感谢大家对我工作的支持。企业重新整合新老交替承前启后大家非常辛苦,尽心尽力加班加点不计时间不计报酬地支持我的工作,我非常感谢大家。怎么样,先把这杯酒喝了吗?他的头、眼睛和举起的酒杯向周围横扫一圈,那还有啥话说,众人齐声“喝!”第一杯酒就这么喝进了肚子。

他接着说,这第二个主题是,今天财务报表出来了,去年数字很好看。说明在上届班子的领导下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可圈可点可喜可贺呀。怎么样,这第二杯也干了吗?他的头、眼睛和举起的酒杯又向周围横扫一圈,那还有啥话说,众人又是齐声叫“干!”。第二杯酒就这么喝进了肚子。

他接着说,这第三个主题是,春节即将来临,我先给大家拜一个早年。并通过大家向你们的家人,丈夫也好妻子也好父母老人也好孩子也好通通都有,都代我问好,也向他们拜年。怎么样,这第三杯酒喝了吗?他的头、眼睛和举起的酒杯又是向周围一圈横扫,那还有啥话说,众人齐声“谢谢”。第三杯酒就这么喝进了肚子。

酒过三巡,他接着说,接下来我就不当“主持人”了,大家先吃点菜,然后大家自由发挥。这里面有企业的四个老领导,对大家关照多年你们要敬一敬哟!还有你们吴主任带领大家多年你们也要敬一敬哟!

几个老领导和吴主任纷纷出声,今天是董事长请客应该先敬董事长!先敬董事长!在老领导和吴主任眼神的督促下,几个年轻人在老领导和吴主任与董事长先后干杯时也手扶满满的酒杯在座位上跃跃欲试地时刻准备着。

小高是在几位老领导和吴主任敬酒后第一个上的。小高也确实长得高,一米六八,在女孩子中是算得上高的。而且小孩都快上小学了,她还保持着苗条的身材,还有未婚青年的味道。模样也不错,在女孩子中算得上漂亮的。喝酒没有见她醉过或者脸红,酒量应该也可以。更主要的是小高做事主动、处事灵活、口齿伶俐嘴甜,很讨领导和同事们的喜欢。一些老领导和吴主任经常遇到应酬也喜欢带她去服务或帮忙。

当吴主任敬酒后刚准备离开回座时,只见小高就笑盈盈地走上前去了。董事长,您先吃点菜。刚才吴主任已经代表办公室敬了董事长,我是办公室年轻人中年龄最大的,我首先代表年轻人感谢董事长想到我们办公室的同志,心里有办公室的同志,先来敬您一杯。我先干为敬。她脖子几乎没怎么后仰酒杯就空了。

好好好,企业将来就是要靠你们年轻人哟!年轻人是我们企业的希望所在,企业拥有年轻人就是拥有未来。这一杯应该喝,我喝,我喝。董事长“咕噜”一下也酒杯空了。

杯子空了,她没有回座,抓起备餐桌上的酒瓶又将酒杯满上。董事长,我再敬您一杯。

咋个还要敬一杯,这一杯又是啥子主题?

这一杯是代表我们三个女同志敬您一杯。女同志哟,喝了就是女同志之友。

不喝就是看不起女同志哟。哈哈哈。

好好好,我喝我喝我喝。女同志顶起半边天,我一向都尊重女同志的,应该喝应该喝。不喝,还说我看不起女同志,这个罪名可担不起。喝喝喝,应该喝应该喝。董事长又是一个“咕噜”。

董事长您再吃点菜。董事长连连用筷子往嘴里送了两口。放下筷子突然发现小高拎着酒瓶端着酒杯还在身后。怎么的,小高你还不回去吃点东西?

董事长,我还要敬您一杯酒。

你这个小高花样还多也,这杯酒又是啥子理由,啥子主题?

前面两杯酒是当的“代表”,这一杯不“代表”了。是完全彻底的我个人敬您一杯。

我们不是喝过两杯了吗,是一样的酒,这一杯就不喝了吧?

董事长,刚才是“代表”现在是“个人”,概念不同,意思不同,心意不同。或者说这一杯不“代表”谁了,只“代表”我个人。不喝,就是看不起我小高了。董事长,要么这样,您已经喝了七八杯了,我干了,您随意。您注意身体,您舔一下抿一口意思一下表示一下就行了。董事长,您看着办吧。

哈哈哈,看不出来,看不出来,我现在才知道小高是女中豪杰、酒中豪杰。不仅有好酒量,而且还有好口才,说得我无言以对,弄得我喷嚏都打不出来。喝喝喝,应该喝应该喝。女孩子,不能说“随意”,男人不能说“不行”。感情浅才舔一舔,感情深一口闷。我也干了。我这个人是一视同仁的,一碗水端平的。董事长言罢,欲起身干杯。小高用手将董事长肩头轻轻摁住,董事长坐到喝坐到喝,屁股一抬喝了又重来哟。董事长连声那好,那好,坐到喝,坐到喝。又是一个“咕噜”。然后,他用手一指剩下的几个青年人:下不为例,下不为例,你们几个就直接代表个人了,“代表”多了,今天要把我丢翻在这里。

小高这才轻轻地碰一碰董事长的肩头,谢谢了董事长,多吃点菜多吃点菜,回到自己座位上挟了两筷子菜,又端着酒杯去敬其他领导了。

接下来,我和几位年轻同事也逐一去向董事长敬了酒。我是最后一个去的。他们几位还向其他几位老领导敬酒的。我就没有去了,因为老领导是了解我的,知道我没有什么酒量,也就没有什么酒胆,被动应战都勉为其难,因此也就不敢主动敬酒挑起事端唯恐天下不乱。平时老领导在喝酒时都是照顾我的。

宴请持续一个多小时后,在董事长一句:“最后来一个‘门前清’,在座的每个人将自己面前酒杯里的酒,还有分酒器里的都一下清理了。再次感谢大家”中结束了。

一周后,一张“企业中层管理人员任前公示”贴在了公司办公楼的大厅里征求群众意见一周。上面有集团公司拟任职的集团公司各处室负责人、各子公司负责人的名单。小高的名字在其中。“拟任职务”栏是“集团办公室副主任”。公示上没有我的名字。

吴主任找我谈话時一脸凝重地说,集团领导认为你现阶段尚未经受住考验。一个连喝酒都不积极主动的人,要是对工作又会怎么样呢?酒是什么,不过是粮食和水嘛,又不是毒药,这么一点担当都没有。没有酒量,也应该有酒胆嘛。没有酒胆也应该有酒品嘛。从酒品看人品,小白还有待继续考验。

吴主任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小白呀要能够经得起久经考验呀!

作者简介:中国林业作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九龙坡区作家协会会员。有中短篇小说、散文等发表。曾获文华杯全国短篇小说大赛二等奖,重庆市三庆杯作文大赛一等奖。著有《何志明饭店旅游工作文集》《何志明文学作品集》《重庆原住民方言注释》。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antufanwen.com/5176.html